不急不急

黄少天出场整理(十八)

  •   黄少天VS于峰  转会其实是很平常的事,职业选手们都习惯了的。只有少天会对队友的离开做出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对战队和队友都是百分百的付出。因为太在意所以才会情绪化。

  • 第十赛季常规赛下半段+第十赛季季后赛第一轮 蓝雨客场对兴欣 我的粉丝滤镜也是厚得不行了,选的全是少天耍帅的部分

  • 第一章☞(1)







话多如果就能赢的话,黄少天早拿六个总冠军了。


    解说的水平,需要提高啊……

   总是出现打脸事件,频道方面也是很尴尬的。奈何现在还真没有更好的人选了,毕竟当这个解说和嘉宾,不是说只是懂就行的,也得适合干这个,能很有节奏的说好比赛。周泽楷、黄少天那都是战术素养不低,绝对比现在这两位高水准的,但是。他们两个能来当解说和嘉宾吗?能吗能吗?


 

  “你们早就输了,要不是你猥琐得要死要在那搞捉迷藏,这场比赛早就结束了!有意思吗有意思吗?大不了出来我和你单挑啊!堂堂正正地分个胜负,敢吗,你敢吗?”对面战队黄少天怒斥道。

  就在各场比赛的纷纷结束的时候。蓝雨主场对兴欣的比赛也已经打了有四十多分钟。目前蓝雨战队出局一人,五人在场,而兴欣方面,只剩两人,但是这种情况下,兴欣的这两人居然也不GG,也不出来快点送死,居然耐心地和蓝雨周旋了起来。

 

  “未到最后一刻,比赛就不算完。”叶修很严肃地训着黄少天,“单挑?那是团队赛该有的比赛方式吗?”

  “你……你现在东躲西藏的又算什么方式。”黄少天用很高强的操作,硬是把一句脏话给修成了省略号。

  “这是练习你懂吗?季后赛上,这可是要算人头分的。我们兴欣已经开始适应季后赛的节奏了,这下你服气了吧!”叶修说。

  “服气你……”高强操作再次表现,“你们两个人,还想取下什么人头分吗?”

  “那可不一定!有本事你出来一个打我们两个啊!”叶修叫。

  “好啊!我一个打你们两个!”黄少天说。

  “其他人退后一百个身位格。”叶修说。

  “退了退了。”黄少天说。

  “哪有这么快就退好的?”叶修质疑。

  “正在退。”黄少天说。

  

  “你哪有看,你这个骗子!”黄少也天怒,他们完全没发现有人探头来看,这家伙根本就不在这一带。

  “我猜的!”叶修说。

  “卑鄙!”黄少天叫。

 

  半晌后,公共频道喻文州发布消息:“这就没意思了啊!都给你搭了台阶了,你就下来呗!”       “原来这意思啊!我就说你不能这么看不起我们。”叶修回道。

  “就是,那你就出来呗!”喻文州回道。

  “不行,这么粗鄙的圈套都上当,太没面子了。”叶修说。

  “那怎么办?”喻文州问。

  “我判断出来你们埋伏的位置了,我们从这里强冲一下试试。”叶修说。

  “左边,右边?”喻文州问。

  “随便。”

   这消息刚刚跳上频道,君莫笑的身影,立即就出现在了索克萨尔的视野内。

  “哎呦,真巧。”叶修频道打招呼。

  “来得好!”黄少天叫着,夜雨声烦立即拔剑迎上。

  “现在聊天由你接管了啊?”叶修笑,君莫笑也毫不示弱地冲上。

  两个角色战在了一起,黄少天显然不是叶修分分钟就能摆脱的对手,喻文州已经操作索克萨尔开始助阵,蓝雨战队其他人也连忙包围上来。

 

  “看你往哪跑!”黄少天叫着,夜雨声烦狂砍。

  “谁说我要跑?”叶修笑。

  “那你这是?”喻文州不理解了。

 

  谁知就在这时,索克萨尔的身后,忽然人影一现。毁人不倦,突然又这一端又绕出来了,抬手手里剑飞出,直击索克萨尔。喻文州早听了队友提示,连忙闪避。但毁人不倦跟着手里剑后,转眼就已杀至跟前,跳起,朝着索克萨尔一刀劈下。

  叮!

  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起,夜雨声烦一记三段斩,瞬间闪到了索克萨尔身前,架下了毁人不倦这一击,接下来的两段斩击,顺势就将毁人不倦杀退。

 

  幻影无形剑!

  黄少天直接开了大招,夜雨声烦身前顿时由剑光交织成一道剑网,朝着君莫笑身上罩去。

 

  又是近十分钟的折腾,君莫笑和毁人不倦被蓝雨追上,一番激战,这次蓝雨终于没有再错失机会,狠狠地将二人给击杀了。黄少天和郑轩甚至在比赛结束将退未退的那点时间里,对着君莫笑和毁人不倦两个角色的尸体一通鞭尸。

 

  蓝雨战队虽然是8比2赢得了这场比赛的胜利,但因为最后那23分钟,导致集体情绪不高。赛后记者招待会上黄少天看起来很有企图用23分钟强烈谴责一下兴欣这种行为,被记者和蓝雨自家人内外夹击给阻止了。最后,记者们还是更愿意听队长喻文州来谈论一下对这场比赛的看法。

 

  喻文州倒也诚实,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一直在想,但还是想不出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能有什么目的?就是诚心恶心我们!”黄少天立即说道。

  喻文州苦笑,摇了摇头,表示他并不赞同这种看法。

  “你不要总把他想得太高深。”黄少天说道。

  “但至少要符合逻辑。”喻文州说。

  “他恶心一下人这难道不是很符合逻辑的一件事吗?”黄少天说。

  “平时或许会,但比赛,应该不会。”喻文州说。

  蓝雨的这两位大神就在记者面前直接议论开了

 

  蓝雨vs百花。

  黄少天vs于锋。

  昔日队友,如今各为一队的核心。

  而现在,终于到了两队拔剑相向,决定这一局擂台赛生死的时刻了。

  夜雨声烦还有96%的生命,落花狼藉则是100%,微小的差距,基本可以视作在同一起跑线开跑的决战。

  电视转播,在进入比赛的一瞬,就已经将特写镜头交到了公共频道了,但是,居然没有大量的消息输出?

  “怎么回事?”潘林已经惊讶上了,“这可是有黄少天的比赛啊!现在是开场阶段又不用交手,公共频道里怎么会没有消息?啊!都已经过去七秒了,还是一条消息也没有!这是怎么回事?不会是出事了吧?比赛席里发生什么问题了吗?难道黄少天突然晕倒了?有没有人去看看啊!”

  “我觉得……”一旁的李艺博开口了,“黄少天虽然还没发消息,但你刚才挺像黄少天的。”

  “……”潘林顿时就无语了,好在他的担忧不用继续,公共频道里,黄少天的消息终于刷开了。

  “又一次在场上相遇了呢,不过经过这么久,都已经习惯这种感觉了吧!来吧,狠狠地战他一场,看是你的重剑更猛还是我的光剑更快。”

 

  消息跳出的同时,夜雨声烦已经疾步冲了出去,散发着淡蓝色光影的光剑冰雨斜提在身侧,留下道道残影,好似雨水结冰淋漓而下的痕迹。

  只一段话,对于黄少天而言真的已经是前所未见的少了。这么反常的表现,似乎恰恰说明,他还没有习惯和眼前这个昔日队友为敌吧?哪怕于锋离开蓝雨战队也已经一年又多半。

 

  “对不起,没有办法再和大家一起走下去了……”

  每当再遇于锋时,黄少天脑中回响起的,总是这家伙准备离开蓝雨战队时,和大家告别的话语。

  “可是这样的话,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作什么?”

  这样的问题,只有黄少天会毫无掩饰尖刻地问出。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于锋,却是答非所问,他就这样离开了,想上去问个究竟的黄少天最终也被喻文州给拉住。

 

  哪怕黄少天问他“蓝雨对他算作什么”时,他也没有悔意,没有愧疚。算什么呢?每每遇到蓝雨战队,遇到蓝雨选手的时候,他都会想起这个问题。

 

  现在他身披百花战队的战袍,是这一支战队的队长,过去已经挥别,他正在用他的剑,争取着他所想要得到的。

  而这,谁也不能阻挡,哪怕是黄少天,这个话很多,但事实上也并不怎么让人觉得厌烦的家伙。

  拦在身前,哪怕是剑圣,也要彻底击倒。

 

  没有迂回,没有停顿,两个角色飞快在地图中央相遇,剑光,丝毫没有犹豫地就碰撞在了一起。

 

  转播镜头时不时就要往公共频道那里特写一下,这是导播转播黄少天比赛时的习惯了,但是,没有……频道里一直很干净,什么也没有。

  “黄少天这场比赛话出奇的少啊!”李艺博就这个问题说了一下。

 

  “双方战斗节奏很快,夜雨声烦目前生命已经到71%,落花狼藉还有79%。只看生命对比的话,黄少天在被动的局面下,其实也换走了对手大量的生命。夜雨声烦本场开局生命就是96%,所以打到现在,损失是25%,而落花狼藉是21%,事实上只是4%的差距啊!”

 

  “啊哟,就咱们说几句话的功夫,双方生命又有下降,夜雨声烦67%,落花狼藉70%!落花狼藉这是吃了一个大的啊!考虑到夜雨声烦开局生命的话,这时候生命领先的反倒是夜雨声烦了?”潘林满腔惊讶。因为从攻势来看,明明是于锋这边占优的。

 

  “黄少天的防守能力,向来是很突出的,而且他的防守攻击性较强,这和他在队伍中经常要面临的局面有关系。”

 

  黄少天的防守能力强,因为蓝雨战队中的需要保护的角色多。除了一个治疗,喻文州的索克萨尔。也经常需要他来支援一下。

  但是对索克萨尔的保护,又和对一般治疗的保护不同,因为喻文州也不是说随便来个人就直接虐翻的,他手速是慢,但靠经验、靠节奏。也自有他的一套战斗方法。所以黄少天对喻文州的保护,更多的时候都会蕴含反击,这已经是蓝雨一套成熟的战术,从索克萨尔这里,发动防守反击。

  所以蓝雨选手在这方面都有比较优秀的能力,而黄少天更是当中翘楚。此时被于锋压制,但是防守中。居然取得了生命上的领先。不得不说黄少天的防守反击真的是效率非凡。

  作为三年队友,于锋不应该忽略黄少天的这一特点,可是此时他却好像不在意似的,继续顽强地做着攻击。

 

  在直接可见的生命数据上,于锋居然也处于落后了。夜雨声烦生命尚有61%。他的落花狼藉居然被杀到58%去了。

 

  双方的战斗节奏还是那么快,飞扬的血花中,生命的跳动还是那么频繁。

  60%,57%;

  58%,54%;

  54%,51%;

  50%,40%……

  猛然的一次交换后,落花狼藉的生命居然出现一次大滑坡,竟然是从51%一次就被爆到了40%。

  “啊,这……”潘林已经失声叫了出来,蓝雨的主场,更是发出了胜利一般的欢呼。

 

    夜雨声烦手中冰雨招架上来的时候,瞬时就已被重剑葬花压回,落花狼藉此时攻击的强势判定,已经不是夜雨声烦这样随便扬起的一剑可以招架了。

  中招!

  仿佛是冰雨都一起,斩入了夜雨声烦的骨肉之中,扬起的血花,像屏风一般遮起了二人。只有他们的生命,在数据显示中继续跳动着。

  夜雨声烦:45%,落花狼藉,39%。

  43%;38%;

  40%;37%

  35%;36%……

  32%;35%;

  29%;34%;

  25%;33%;

  20%;32%……

 

  落英式!

  夜雨声烦,骤然点出的一剑,那么快,那么准,明明发动的是比旋风斩要慢一点点的,但是却后发而先至,先点到了落花狼藉。

  落花狼藉顿时不受控制地向下跌去,于锋的心里一片惘然。怎么会的?攻势怎么会在这里被打断?夜雨声烦的出手竟然这么快,快得让自己完全无法去应对。这一击,像是久候在这里,像是蓄势很久一般,一点,便断了落花狼藉的攻击。

  “在我面前卖血卖成这样,你胆子也太大了,你已经忘了我是什么风格了吗?”黄少天,终于在公共频道里贡献了一次他的文字,他在谈他的风格。这风格……应该不是指他终于开始文字了这回事,显然是另有所指……黄少天话痨之外的风格。

  机会主义者,荣耀最大的机会主义者,一次破绽,就有可能制造逆转的,一次破绽,就有可能制造一击必杀。

  于锋不是不知道这一点,更不可能忘了这一点,他只是以为自己不会给黄少天破绽,不会露出任何机会,结果……

  剑光,冰雨剑的剑光,好像结冰的雨水,一串一串,直戳在落花狼藉的身上。

  20%,28%;

  20%,25%;

  20%,22%;

  20%,15%;

  20%,11%;

  20%,0……

  落花狼藉,32%的生命,直接一波带走。夜雨声烦毫发无伤。

  果然是这家伙啊!于锋很无奈地看着落花狼藉倒下。这个家伙,就总是在关键时候的突然爆发,瞬间就抢了你的风头。场上表现无论再努力,再出色,似乎都无法掩盖这家伙在出手那一刹那的风华。

  原以为已牢牢握在手中的东西到底还是溜走了,那种充实,转眼已成空。

  所以我要离开蓝雨啊!

  在蓝雨,你冷不丁的出现,总是会将我好不容易营造出的存在感给击碎,这真的太残酷了!

 

  “你怎么看?”

  蓝雨战队,放下报纸的黄少天问着一边的喻文州,他们是马上要面对兴欣的对手,当然最在意这个问题了。问完了也不等喻文州回答,黄少天就已经在说他的看法:“有那个家伙在,我看八成是兴欣在放烟雾弹。”

  “是吗?我倒不觉得。”喻文州手里也摊着一份报纸,听黄少天说着话,目光却没有从报纸上离开

  “手段多少还是应该有点的,什么也没有,这样的烟雾弹放着可就有点可笑了。兴欣的人不至于这么幼稚。”喻文州说。

  “那会是什么?”黄少天愣。

  “别想,想你就上当了。”喻文州说着,已经把报纸放下来,“就当没看见吧!”

  “我尽量吧……”黄少天说得有些没自信。

 

  “哦,你的千机伞终于不拉大家后腿了?”喻文州说。

  “呵呵,该说你们不要拖我后腿才是。”叶修笑道。

  “你不吹能死啊?”就在喻文州身后那位终于忍无可忍了。

  “哎呦,我们刚才聊了几句啊?他居然坚持到现在才插嘴,很不容易不是吗?”叶修十分惊讶地对喻文州说着。

  “呵呵呵……”喻文州只是笑,这他还能说什么呢!

  “一会看到的时候,别吓哭了。”叶修转对黄少天说道。

  “你输了的时候可也别哭。”黄少天说道。

  “我怎么会输?”叶修一脸傲然。

  “羞不羞?都输两次了。”黄少天说得是常规赛的事。

  “我可没输。”

  “那是你走运。”黄少天当然还要嘴硬下去。

  “你走运一个我看看?我只连胜了37场呢,特意留了一场,求破!”叶修说。

  “……”这话黄少天就是再嘴硬也不敢接了。

 

  “又玩阴的!”黄少天咬牙,多少也是有点紧张。他当然比外队的人更清楚卢瀚文的风格,猥琐流的话他可不怎么擅长应付,一般猥琐的也就算了,但叶修的猥琐,黄少天觉得揣摩到任何程度都不过分

 

  一种不行,换一种;一种又不行,再换不种;再不行,继续换……

  没章法的卢瀚文不断挣扎着,剑光不断错乱地挥舞着。

  “好小子!”观赛的黄少天赞叹着。

  喻文州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眼光顶尖的他们都看出来的,卢瀚文一直以来的方法虽然有不少是胡来一气,至今没有一个可以精准地破开局面。但是这他接连不断的勇敢尝试,一种又一种的办法,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虽然没能破开局面,却还是对叶修做出了或大或小的影响。而这些影响,由着卢瀚文接连不断地勇敢尝试,慢慢累积,越积越大。

  叶修虽然在努力消化,但是黄少天和喻文州都看得出,他终究是会化不开的。

 

  “唉,瀚文没把握好啊!”黄少天叹息着。他也是剑客选手,所以对那一瞬间的判断倒是挺有发言权的,换是他来的话,他认为这次机会制造得相当不错,怎么也不应该才六段连击就被对手给化解了。

  “出招有点慢了。”喻文州说道。

  “呃……装备是会有一点影响,不过重剑应付刚才那个局面也足够了,澣文还是没掌握好,时机没卡准。”黄少天说。

  “那倒不如说,是叶修时机卡得太准。”喻文州说。

  黄少天一怔,再一想,确实如此。

  “小家伙,再找机会啊!不要给那家伙嚣张的机会啊!”黄少天咬牙切齿的。

 

  卢瀚文可以将黄少天视为自己追赶,甚至超越的目标,但是队长喻文州……算了吧!那样的家伙,自己怎么可能做得到呢?卢瀚文从来不认为自己有这样的头脑。

 

  卢瀚文能做的,也就是对着已经朝场上走去的,蓝雨战队的第三顺位出场选手黄少天大吼了一声:“黄少加油!!”

  黄少天听到了,但也没转身,只是挥了挥右手,食指、中指竖起了,摇了个胜利的“v”字型。

  “啊。蓝雨战队第三顺位就已经派出黄少天出场了呀!”

 

 

    “怎么不说话?看到是你才特意多说说啊,你怎么回事,被禁言了还是已经惧怕到无语哽咽了?”还是叶修在说。不大会功夫叶修这边都已经刷了三条消息了,让所有人都很希望。这是怎么了,黄少天一言不发,叶修喋喋不休,这两人是灵魂互换了还是怎么着?

  “我次奥你烦不烦啊!”

  大家正疑惑呢,黄少天终于爆发了。

  “谁想和你说话啊?我们现在可是敌人,敌人!懂吗?”

  “刚刚打掉我们两个人很嚣张啊!现在是在弄回蓝装备还是在搞什么希望祷言啊?有什么猥琐的招式就尽管放马过来吧!”

  只一瞬间,黄少天就已经连回了三句,论这方面的节奏,他真是超越叶修的。

  “唔,这才对嘛,你不嚷几句这比赛整个气氛都不对了。”叶修说。

  “气氛你个头啊,你就是耍花招法力也不会有多少了,就别浪费时间了速度出来受死吧!”黄少天叫。


   两人一边手上干着正事,一边频道里还要聊着,看得所有人都一愣一愣的。这怎么说也是季后赛啊!多紧张啊,之前打的两轮里哪有人这样聊天的啊?说来叶修真不愧是超级大神啊,心态真好,和黄少天都聊得下去……

 

    距离很近,黄少天根本没有迟疑,夜雨声烦起身时就已经是横身翻起的节奏,直接就从那一米多高的土墙上滚起。冰雨幽蓝的剑光,直朝墙下刺去。但是墙得这一端,滑铲过来的君莫笑,手中千机伞也已端起,伞尖翻开,露出黑洞洞的枪口。幽蓝剑光刺下的同时,枪口喷出一道火光,子弹出膛!

    两声,渐渐有点不同步,谁先谁后一时间也有点分辨不清。君莫笑肩口一道血花飙起,横身侧滚在墙上的夜雨声烦,腰间却也被一发子弹钻入。

 

    铲滑还未全完的君莫笑,这一剑后就突然定住。本就和大地亲密接触的他。在一这剑后似乎接触得更紧密了。

  落英式!75级强制倒地剑技。

 

  但是叶修这一场的对手是黄少天。

  角色号称剑圣,实力被认定为是处于荣耀顶端的顶尖大神之一。

  夜雨声烦僵直弹造成的僵直状态一过,立即做出动作。

  银光落刃!

  夜雨声烦强行从半空压下,叶修连忙让君莫笑调整射击角度,子弹跟上。但是,夜雨声烦这一拧过身形后,立即就又换了一个技能。

  格挡!

  叮叮叮叮!

  银武冰雨横封身上,格挡下的攻击,赫然是子弹。就得多么惊人的眼力和精确的操作自不用多说。不过叶修也不是死的,瞬时被格挡拦下数枚子弹后,他已再度调整君莫笑的射击角度,剑光一偏,已从那剑长的冰雨剑身上让开,但是冰雨此时已经探出,一道剑圈划破半空。

  逆风刺!

  夜雨声烦身子横在半空旋转,一剑探出,和千机伞射出的子弹一个交错,就已划到了君莫笑的身上。

  扬起的血花,在空中串成了一个圆,君莫笑格林机枪的连射顿时被中止了。

  “精彩!真的太精彩,真不愧是黄少天,真不愧是剑圣!!!”潘林不顾一切地呐喊着。

  两人从相隔一墙,再到相撞出手,短短的瞬息间,各种技能变幻。最终,黄少天精妙的剑技破开了叶修近距离的射杀。逆风刺!

  上一场。卢瀚文打破叶修攻势反击得手,用得就是一招逆风刺。这一场,黄少天被动中抢回主动,抢攻得手,用得也是一招逆风刺。

  再然后,黄少天表现出了他比卢瀚文更加精湛,也更加富有经验的剑客技招。

  还横在半空中旋转的夜雨声烦。居然没有就此落地,弯曲的双腿,直接一蹬,正踩在了身后的土墙上。

  流星式!

  本就是剑客技能中速度最快的一招,加上夜雨声烦这一蹬墙借劲,他整个人都仿佛化作成了一道流星。

  幽蓝的剑光。继续闪在最前,化成一道蓝线,一晃而过。再然后,那蓝线走过的轨迹上,鲜艳的红色开始取代蓝线,绽放,扩散,这是这一击从君莫笑身上带出的鲜血。

  “帅啊!!”潘林大声叫着。那蓝线牵出的血线。瞬时弥漫扩散开的场景,让他都快被帅哭了。心中暗暗发誓比赛完了一定要将这一瞬间的慢放看上一百遍。

  “不愧是黄少天!”李艺博这时也只能用这种言简意赅的表达。展现他在这一瞬间的震撼。

  对时机的把握,对地形的利用,对技能的操作,无一不是巅峰。

  这就是荣耀最顶尖的高手。

  而这一场,就是荣耀两个最顶尖选手的对决。

  在叶修接连击败了两位蓝雨选手后,气氛在这一刻才真正被点爆了。

  那两局,虽有宋晓的稳健防守,虽有卢瀚文的勇不退缩,但是,叶修的胜利看起来是那么的手到擒来,一点都没人让人感受到季后赛的紧张气氛,至少从场面上看是这样的。

  但是现在,叶修对黄少天,君莫笑对夜雨声烦,高节奏的打击,华丽漂亮的动作场面,这才像是一场高端对决嘛!

 

  “黄少!!!”蓝雨粉丝们在他们的带领下呐喊着,春易老亲自执掌着绣有他们蓝雨战队队徽的大旗,在场地上空起劲地飞舞着。

 

  他们的核心,他们的大神黄少天上阵了,虽然蓝雨现在落后两个人头分,虽然叶修连挑两人,第三阵上场就已处于生命和法力的劣势。但是,黄少天如此精彩的表现,依旧让他们兴奋不已,自豪不已。

  看到没!这就是我们蓝雨的大神!蓝河心中无比骄傲地想着。


   而现在,他所面对的,正是一个因为75级四剑式介入后,体系变动较大的一个职业,而他的对手,是这个职业系里驾驭着剑圣的那个家伙。

    即使这一整个赛季里,叶修不会不留意黄少天,不会完全不知他对四剑技的使用,但是知道,和在场上应对,毕竟是两回事。 

 “怎么样,这种感觉不赖吧?”

  流星式扬起一串血花的夜雨声烦自君莫笑身侧抹过后,立即转身,过程中黄少天还要敲下一句话,再然后,仙人指路!

  带强力吹风效果的刺杀技,多做连招收尾,过程中吹飞太远,显然会造成自身连击的中断。但是此时,夜雨声烦流星式后已和君莫笑完成了换位,这一剑,吹飞了君莫笑,但是紧接着,君莫笑就已经撞在了那墙一米多高的土墙上,没有被吹远,反倒因为强力吹飞转化成了强力撞击,带来了多一层的伤害,以及僵直。

  夜雨声烦,攻击继续!

  但是观众们此时却还在不解黄少天在连击中敲下的那句话。

 

  黄少天敲出的消息,居然引起大家深度思考,这真的太不容易了。一般情况大家都是努力无视他敲出的一切。不过这一场,显然面对叶修这样强力的敌手,黄少天都没有太多的空闲去刷屏。想想如此处境下,好容易抽出空来敲下的一句话,大家觉得黄少天一定是很珍惜,不会是随手乱敲的。

  什么感觉?

  是指被压制的感觉吗?黄少天大概是在放嘲讽,是在为蓝雨两位被叶修压制到输的选手报仇吧?

  绝大多数人都是这样想的。真正能了解到黄少天这句浓缩型精华垃圾话含义的,只有蓝雨和兴欣两队的选手。

  “是说这种,对于新体系反应有些不全面,节奏稍慢的情况吧?”

  蓝雨的喻文州,兴欣这边的方锐,几乎是同步对黄少天所谓的“这种感觉”做出了解释。

 

  夜雨声烦,将君莫笑完全锁死在了这一米多点高的土墙之下。叶修原本用来隐藏自己的掩体。此时却成了隔断他退路的存在。鲜血不断地被剑光带起,溅在土墙上,越染越红。

 

  “受死吧!!”场上,却是黄少天掷地有声的又一次消息,君莫笑的生命,此时已经只有7%,这一消息,似乎是对其宣判死刑。

  结果就在这时,千机伞突然撑开,夜雨声烦骤然卷起的剑光,准备完成最终一击的幻影无形剑,就这样攻到了伞面上。

  不好!

  黄少天心下顿时就是一跳。   

 “不合时宜的话多始终是你最大的缺点呀!”屏幕里跳出叶修送上的一句话。

 

  经验、意识,彻底地燃烧起来,幻影无形剑,被黄少天果断中止。

  剑定天下!

  剑客觉醒技,出手!

 

  剑定天下,剑客觉醒技,主要是一个状态类技能,使用后角色的剑客技能攻速和攻击力都将有大幅度提升,而且在释放的时候,剑气会形成一个360度的攻击圈,范围相当大。

 

  此时的黄少天突然让夜雨声烦使出这么一招,与其说进攻,倒更不如说是在防御。360度的剑气,卷着尘土四面飞扬,这一招以攻带守,可说是毫无死角。叶修让君莫笑躲在千机伞盾后,黄少天断定他八成是要突然来个移动技逼上,无论是直接正面强冲,或者是影分身术一类直接闪到自己身后,此时这一剑定天下,可谓是照顾到这种种可能性的好选择。技能出手的一瞬,黄少天死盯君莫笑,他倒要看看叶修到底是要耍什么花招。

 

  “不要太嚣张啊!!!”黄少天在频道里叫着。与其说是对对手的叫嚣,这句垃圾话。不如说是对自己的提醒。又有多少人会知道。黄少天的垃圾话,其实很多时候是对自己注意力的一种收束。

  对胜利。黄少天当然还是抱有绝对的信心,但是原本被他全面压制的叶修,到底还是寻到一个突破口,而且是对他从技术上和心理上的双重突破。所以这个时候,黄少天更需要提醒自己,不能放松。

  他需要继续集中注意力,需要继续保持状态的平稳。

 

  黄少天的垃圾话,看起来有些气急败坏,但事实上,他却是在提醒自己,千万不要这样。他最终的处理很成熟,很冷静。他成功抑制住了冲动,而这,就是这位荣耀第一机会主义者,真正刺客杀手的坚忍。

  连叶修都忍不住要为他叫好。

  这个时候,四平八稳的处理,远比急不可耐地抢夺局面要可靠得多。自己机关算尽抢出的局面,就被这家伙这样平平稳稳地慢慢消化掉了。

  “本来是想打掉你至少四分之一的,算了,算我输吧!”叶修在频道里叹息着。

  “什么叫算你输!本来就是你输好吗!”黄少天在频道里呲牙咧嘴,张扬地让人根本看不出他的冷静,但是此时,银武冰雨已经刺穿了君莫笑的心脏,给予了君莫笑最终致命的一击。

  百分之十六!

  这是最终在叶修的这一波反噬中给夜雨声烦带来的伤害。

  已不能算少了,观众都为黄少天觉得可惜,甚至会有不少人会觉得黄少天的表现有点懦弱,如果强硬一点,直接交换,肯定不至于损失这么多生命。

  但是真正的高手却都清楚,没有人会比黄少天处理得更好了。

  叶修最终说的那句话,绝不是无意义的垃圾话。如果真像很多猛士想得那样,去硬拼,或许最终损失还会在叶修预计的那个伤害之上。

  对手可是叶修啊!

  会认为伤害可以更少的家伙,全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







评论
热度(89)
  1. Vera万言书 转载了此文字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