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急不急

黄少天出场整理(十九)

  • 第十赛季季后赛第一轮蓝雨客场对战兴欣(下)+蓝雨主场对战兴欣(上)

  • 关于砍树梗,这不是一句两句就能说清楚的。虫爹把它写得非常冗长而详细……父爱呢虫爹

  • 虽然是团队战,但是,瞧瞧我们少天这强悍的单兵作战能力

  • 第一章☞(1)

     








  “哎呀,好沉默啊,怎么一句话都不说?新人不要紧张啊,就把这当平常比赛打好了,适当聊天是可以放松心情的哟!”黄少天像个慈祥的前辈,敦敦善诱着新人,但是夜雨声烦手中冰雨的锋芒,却时不时在闪耀着。电子大屏幕上黄少天的视角不住地调整着,特别小心地在意着沿途的两端。众人毫不怀疑当他遇到莫凡的毁人不倦时,立即就会收起他所有的仁慈。

 

  像黄少天这样让角色直接走中间大道,两端将有很多的伏击点可供选择。叶修一直在利用这一点,而本场的莫凡,同样在利用这一地形。

 

  “你这小子,到底是藏在哪里了呢?居然这么有耐心,还不露面?”黄少天说道。

  “这都多久了,想吃黄牌了吗?裁判,给他黄牌哟!”黄少天继续刷。

  黄牌顿时就来了,给了黄少天。

  “呃……”黄少天没有反驳,没有辩解,显然他早就知道。

  这是季后赛,不是全明星赛,哪怕裁判知道这货就是有口无心地扯两句,但是这种引导裁判做出判罚的言语,是绝对的零容忍,只要敢说,肯定要吃牌。

  “看我为你都吃了一张牌了,你还不快点出来?”黄少天不敢再说裁判,顿时指着莫凡狂刷起来。

   瞬间,又是一个满屏。

  裁判眼睛都看痛了。说实话就荣耀比赛来说,并没有太多的规则需要裁判去监督。这么多年下来,吃牌主力就是垃圾话言语不当的。可想而知有黄少天的比赛对裁判而言是怎样的负担。对手可以无视他的大量刷屏,但裁判不能啊!

 

  上一场对叶修,黄少天垃圾话出奇的少,裁判是最欣慰的。但这一阵面对一个新人,黄少天的话匣子算是彻底打开了。尤其在已经有一张黄牌在身的情况下,裁判倒是挺有动力再找个毛病出来加张黄牌,直接结束对自己眼睛的折磨。

  可是,没有……

  真要这么容易出破绽的话,那黄少天的垃圾话恐怕就不会让人这么讨厌,而会是各大战队喜闻乐见的现象了。

  大家啥都不用干,他自己就把自己说出场了,这多幸福?

 

 

    潘林也想从黄少天的大堆垃圾话里挑点精彩的给大家念念,但黄少天垃圾话的风格一向就是贵在多而不在精,晕乎乎地扫了半屏,没找到一条有读的欲望的,最后干脆直接让导播放大聊天频道让观众自己感受去了。

  双方的角色都还在移动呢,而此时电视转播的比赛画面,是不断跳动着的文字刷屏。

 “不愧是黄少天啊!”观众纷纷给予理解,这种频道特写,不是黄少天的比赛可是很难看到的哦!

 

   “想挑战我的耐心吗?那我可以告诉你,你完了。”黄少天说道。

  “我可是一个看着自己队友一个个都被杀死也能隐忍不动的耐心高手!”黄少天说道。

  “泥马这个例子是值得拿出来自豪的吗?完全找错重点了吧?”群众纷纷议论,这话没能描述出他的隐忍有多恐怖,只是成了他的垃圾话质量不行的又一例证。

  “让我忍得越久。我会越可怕。”黄少天继续说。

 

  让很多人再次老生常谈地提到那个悲愤的话题:如果这家伙任何时候都能那么关注,不要在聊天打字上分心的话,那会有何等可怕?

  会说这话的显然并不清楚,对于黄少天而言,有时他聊天打字,反倒是他将注意力集中到比赛的一种方式。

 

  七个夜雨声烦散开,但是忽一转眼,又成了四个,又一下,猛然又变成了五个。

  场面眼花缭乱,刚看黄少天刷屏就看晕了的裁判,这会都快吐了。

  真是太辛苦了!

  现场不少观众也拿出了眼药水。

  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就这样在变幻的剑影假身中,将毁人不倦的影分身一个接一个地击破了。

  “真的太强了!”潘林惊叹着。

 

  毁人不倦双手朝着夜雨声烦切去,却没想到夜雨声烦在这样歪七扭八的身形,居然亮剑而出。

  剑光一道,疾闪至莫凡的眼前。

  中!

  血花飞出,这一次是莫凡来不及闪避了,再看夜雨声烦,却还是那个遭受连续攻击后身形不稳的姿态。但是,他的身形不稳。他的剑却出得很稳。这种变态的协调性和控制力,是怎么操作出来的?

  当然同时很稳定的,还有黄少天的文字消息。

 

 “爬那么高?欺负我不会上树吗?”黄少天发了一个冷笑的表情,夜雨声烦冲了过来。

  不过像忍者使用忍刀那样的攀爬本领剑客确实没有,夜雨声烦快步冲到树下,剑光洒出,却是朝着这株大树。

  全是普通攻击,但是,削、劈、斩、挑,剑光沿着大树走了这么一圈,瞬时就将树身挖出一道槽。再接着,一道又一道的剑光渗入槽中,碎木不断地从中被挑飞出来,四下纷飞。

  “黄少天是准备直接把这树斩断吗?”潘林目瞪口呆。

  “好快!”李艺博却在惊叹黄少天的手法。这只是片刻间,那一圈槽就已不知被削到多深,莫凡甚至还没能有所反应呢,夜雨声烦突然两个后跳,冰雨朝身左侧一悬,突然挥臂斩出。

  拔刀斩!

  幽蓝的剑光,挥成一片漂亮的弧光,但是紧跟着,弧光的正中却好像突然被掐灭了一般。这部分的剑光,悉数落入那树身上的深槽之中。

  咯啦啦!

  这记拔刀斩过去,树身终于发出不堪重负折裂的声音,树身朝旁一偏,跟着就已经徐徐倒去。

  真的被斩断了!

  所有人目瞪口呆,那棵树可一点都不细,按角色比例看一人是肯定抱不过来的,结果,在这么瞬间就被黄少天手下夜雨声烦匹练般的剑光给折断了。

  “黄少太凶残了!!”

 

  黄少天却在此时一点也没得意炫耀。剑收得很快。连个造型都没摆,角色就朝着树身上窜去,踩着刚刚才斜出一点坡度的树身就朝上冲去。

  三段斩!

  剑光开路,在树徐徐倒下,坡度越来越低的情况下,夜雨声烦就已经急速朝着渐渐失去高点的毁人不倦冲了去。

 

  一株渐渐就要倒到地上的粗大树身上,两个角色都开始了高速移动。

  夜雨声烦在冲,毁人不倦在退。

  斜横下来的大树,顿时多出来了不少可供掩护的地方。

 

  升龙斩!

  黄少天也是急速反应,夜雨声烦提剑朝空中疾升,水流冲至,攀起,已要串接成牢,夜雨声烦却凭着这记升龙斩,硬生生在水牢顶端数道水流接起的一瞬逃出。

  银光落刃!

  夜雨声烦紧接着就再朝树身上落去。黄少天已经看到了毁人不倦的位置。

  崩山击!

  刚一触地的夜雨声烦再度跳起。朝着毁人不倦一剑斩了去。

  毁人不倦连忙跳开。

  好一个黄少天,半空中。居然还扭了一下崩山击的剑身角度,剑光硬生生地还是朝着毁人不倦追了去。

 

  就在这一路倒下的树身上,两人的身角进行着这一系列的技能和战斗,强大的操作震撼当场。

  但是就在这时,频道里,黄少天的名下,极其义愤填膺地闪出两个字:“我去!!!!”

 

   人们惊讶地发现,夜雨声烦的生命,在这一瞬间居然直接线下降,瞬时间就去了百分之五十,加上之前毁人不倦的几次攻击,已经可怜地只剩下百分之十,红血了。

  好在有电视转播,这边迅速放出了刚才那一幕的特定镜头,然后人们就发现,夜雨声烦崩山击后,落下,结果脚底居然踩了个空,从那茂密的树叶中直穿而下,他先落了地,然后,大树就压了上去……

 

  “黄少,黄少!”现场的兴欣粉丝模仿着蓝雨粉丝在黄少天表现惊艳时的叫喊声,富有节奏的一声又一声地喊着。

 

  但是黄少天,却偏偏还是让夜雨声烦又朝前踏出了一步。

  这是坚忍,是勇气,更是一种自信。

  在机会不大的情况下,仍能把握住机会的一种自信!

 

  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剑气成环荡向四方,影分身术闪至夜雨声烦背后的毁人不倦,顿时被剑气扫到。

  夜雨声烦半转身,升龙斩!

  毁人不倦被掀向了半空,升龙斩后接落凤斩是一个最常见的定式,但是黄少天此时却偏偏要玩复杂,在空中来了一记逆风刺,而后仙人指路,不等毁人不倦被吹飞,就急接了一个落凤斩。

  剑压着毁人不倦急坠而下,虽然是多了些输出,但是高难度的操作,稍有不慎就可能衔接不上,导致攻势中断。

  可是此时,黄少天要冒此风险的用意大家也看出来了。借着空中连续施展技能,角色下落慢了些许,就是靠这一些许,毁人不倦出手的那些疾风手里剑,全从夜雨声烦的身下掠过了。

 

   落凤斩的击倒判定真是很强。毁人不倦从半空坠下,居然在地上坠出了一个小坑。明晃晃的剑光却已经追至。

  银光落刃!

  仿佛御剑飞行一道,冰雨连同夜雨声烦,转眼就到了毁人不倦身前。

 

  黄少天的计算很精准,他所发动的攻势,一早就计划了绝不能给莫凡操作脱身技的空当。落凤斩让对方撞地后的小僵直,到夜雨声烦银光落刃落下,足以让莫凡来不及完成这个替身术的操作了。而这等精细的计算,恐怕就是顶尖大神和新人之间很大的一个区别了。新人无论再才华横溢,因为经验上的差距,恐怕不足以计算到这种程度。

 

  黄少天的观察力真是很敏锐,如此快速的几个手指弯曲的小动作,他竟然也能分辨得出。

 

  黄少天在笑声中下场,嘲讽啊,同情啊,欢快啊,什么样的情绪都有,还伴随着掌声,还有人“黄少、黄少”地叫着,真是让人情绪十分复杂的待遇。

  回到蓝雨选手席,队友们纷纷上来握手啊拍肩什么的以示安慰。

  “干什么干什么?你们这一个个都是什么表情,想笑就笑吧!!”黄少天悲愤。这帮家伙,一个个都是忍着笑强装出的正经过来安慰,但演技一个比一个烂,没有一个装得像的。

  “确实很难啊!”宋晓第一个笑了出来。

  “现在我们可是大比分落后了,都严肃点!”黄少天拿严肃正经的事实来警示大家。

 

 

  “干什么!这可是黄少李远拼尽全力都没有拿到的分数!”郑轩痛陈他有多么的不容易。

  “你快点滚吧!!”黄少天没好气地说道。他的心情当然好不到那去,他可是在笑声中下场的。

 

  黄少天是他在网游中发现拎回来的,喻文州继承的索克萨尔,最初就是属于他的……蓝雨创立之初的每一个事件。

 

  “这家伙……又想什么去了吧?”场外看着郑轩比赛的黄少天说着,他太熟悉这家伙了。

  “缺乏斗志始终是他的大问题。”喻文州感慨着。

  “扔在守擂位上都不能帮他完全集中注意力。”黄少天说。

  “如果他有于锋那样的拼劲就好了。”喻文州说道。

  “那样的话……他早走了吧?”黄少天说。百花那年夏天找过郑轩,蓝雨这边也都是知道的。

  “是呢……所以,真是没办法。”喻文州无奈。

  “如果他能和于锋中和一下的话就好了。”黄少天说。

  “那样会怎样呢?我们队里出来一道繁花血景吗?”喻文州说道。

 

  “一挑二真是我的极限了,实在无以为继。”郑轩下场来后,向队员们摊手说道。

  “一挑二……”黄少天嘴角抽了两下,“你这家伙真的好意思把毁人不倦也算在你的手上吗?”

 

  “你闭嘴!”黄少天抢话。

  “要爱护花草树木哦!”叶修一手抓着黄少天的手,另一手拍着他的手背亲切交谈。

  “滚滚滚!”黄少天把他手甩开。一旁裁判都不忍目睹了,这刀插得真狠呐!

 

  不过这一切,都改变不了黄少天对魏琛的感情。

  如果要他来回答谁是对他一生中影响最大的人,他的答案只会是这个人的名字。

  “投降吧!”然后他就听到这个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他最尊敬的人如此说道。

  “咳,这怎么能行呢!”喻文州微笑道。

  黄少天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因为这位说出这样的话他一点也不意外。虽然这是他很尊敬的人,但他也确实是一个超没下限的人。

 

  “大家都看看,少天你盯着那边。”喻文州说道。

  “不如我去打个招呼?”黄少天说。

  “你有办法近身吗?要去也郑轩去吧!”喻文州说。

    

  “算了吧,你这看地形,少天你去那边盯盯,尽量别被察觉。”喻文州说。

  “就怕他们破绽大露,我会按捺不住的。”黄少天说着摩拳擦掌地出发了,看着好像多大事似的,其实就是让他去望望风而已。

 

  于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顿时不再隐藏,就那么大大方方地站了出来。

  炮火顿时朝他飞了过来。

  “我去苏沐橙,连招呼都不打一下?”黄少天叫着。

  “没打招呼你都有话,打招呼你不是要说个没完了?”叶修回着话

 

   黄少天眼睛一亮,这个机会大亮啊!这帮家伙居然甩开牧师,这空当钻过去偷袭一下牧师那该有多美?

 

  冰雨剑一架,准确截到了千机伞挑到的来路线,兵器相撞,两人都是特别职业高手风范的,顺势就是一个后跳。

 

  翻滚半蹲的君莫笑,千机伞已端起,伞尖翻起。黑洞洞的枪口火花一闪。枪响,子弹出膛。

  子弹撞在硬物上,火花四射。

  冰雨剑不断地颤动着,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现场观众哗然一片,这样的距离,居然可以格挡住射击攻击,这得是什么样的操作?

 

  三段斩击,三次移动变向,夜雨声烦漂亮地闪出一道弧线,避过了君莫笑连续的射击,迄今了君莫笑的身旁。

  “漂亮!”连叶修都出言称赞了他一下,然后,君莫笑抬手送了一颗手雷,正赶在夜雨声烦三段斩第三段送出,手雷从飞掠出的剑光一旁擦过,夜雨声烦也正急速向前……

  爆炸火光吞没了夜雨声烦的整个上半身。

  不过手雷也只是弹药专家的低阶技能,冲击力一般。夜雨声烦正在三段闪的剑技移动中,手雷爆炸,却也只是将这移动阻慢了几分。就见夜雨声烦上半身包裹在爆炸的火光硝烟中,却还在潇洒地完成这记三段斩的漂亮移动轨迹。

 

  “叶修正往这边来了。”黄少天说。

  “哦?你俩打怎样?”喻文州接着回道,看来他们这边真没什么事,不然喻文州哪有空打字聊天。

 

  “那家伙跑了,你们当心些,也许他们要发动攻击了。”黄少天说。

  “你也一样,他们或许会先拿你做突破口。”喻文州说。

 

  拔刀斩!

  剑光在夜雨声烦翻滚得间隙中砍出。这等手法说起来容易,但换是普通玩家来,出十次恐怕八次这技能可就劈到地上了。想在这样的翻滚过程中出剑,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剑光斩出。

  结果就见海无量忽然朝地一趴,这一剑光就这样抹了过去,而后屁股一抬身子一拱,朝前突然递出的手掌上,念气璀璨,居然这样着就拍出一记闪光百裂。

  真是有够难看的啊!

  蓝雨战队包罗万象,有各种奇奇怪怪的选手,黄少天见怪不怪,本也不是一个太讲究的人。但就方锐这气功师的战斗姿态,还是让他有些无法直视。

 

   连忙翻滚躲避海无量的攻势,眼瞅一块巨石和夜雨擦身而过,黄少天心中已是一紧。上帝视角的观察心下更是了然。主场的兴欣粉丝。那已经是饱含期待地就等这一幕了,欢呼声都已经准备好了。但是……

  剑定天下!

  黄少天居然在夜雨声烦从这石头旁擦过的瞬间,使用了剑客的这个觉醒技。

  蹭!

  好似利剑出鞘一般的音效,剑气成圈荡开。

  叶修的君莫笑就藏在石后,但是黄少天不惜以一个觉醒大招来防备可能的偷袭也实在让人意外。

 

  几乎人人都觉得黄少天这下真的是无法可施了,结果……

  仙人指路!

  落花掌已经出手,仙人指路还能赶得及吗?

  能!

  微小的空间中,夜雨声烦竟然真的施展出了一记仙人指路,很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就算黄少天手速爆发,可是受角色属性和技能属性限制,这一招,这时候也不应该来得及才对啊?

  “剑定天下。”

  仙人指路之所以来得及,是因为之前有过剑定天下。

 

佩服这样的瞬间,黄少天却还有这样精准的判断。

 

  黄少天是饵。而且是双面饵。

  兴欣要困住他。以此逼近蓝雨来这边开战;而蓝雨则指望黄少天能脱困,进而将兴欣带入他们的部署当中。

  不能呼救。呼救,那是正中对方的下怀啊!

  但是黄少天不喊,有人却已经替他喊了。

  “全来帮手啊!黄少天要被干掉啦!!!”

  迎风布阵?魏琛!

 

   黄少天无疑是此时比赛场上最忙碌的人。

  只是叶修和方锐的联手攻击,放眼整个荣耀就不可能有人可以轻松应接下来。而黄少天却还在防备可能会来自其他角色的攻击。

 

  继续这样下去,没有意义!稍稍疏忽一下,还有可能被这两个家伙给弄死。在如此险地中周旋,黄少天也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此时已经感到有些支持不住。没有人的精力是无穷无尽的。一边和两个全明星选手纠缠。一边还要时时提防可能的其余人偷袭。夜雨声烦现在还在活着!这简直就已经是超水准的发挥了。

 

  黄少天本已有些疲倦,但此时却突然又兴奋起来。

  他喜欢在这种严丝合缝的地方寻找那微乎其微的可能性,然后再亲手将这种可能性无限地放大下去,这会让他感到无比地畅快。

  那么……

  幻影无形剑!

 

  黄少天很兴奋,甚至可以说他有些期待这一瞬间。突破这两人的严防死守,扬长而去的一瞬间。

 

  移动中的幻影无影剑,最完美的效果,是一步一杀。

  一步一剑一杀。

 

 

  幻影无形剑,目前为止以刘小别创下的十五剑为最,通常选手,都是能达到13剑。

  十四剑!

  距离刘小别的十五剑记录尚差一剑,但是,这可是移动中,是一步一剑一杀的技法中,需要做得判断更多,需要做得操作也更多,但是,黄少天却在这种情况下完成了十四剑。

  即便是兴欣的现场,是兴欣的粉丝,此时也不得不佩服黄少天。被树砸掉半条命这种事,实在还不足以抹杀他是顶尖选手这一事实啊!

  幻影无形剑,一步一剑一杀技法,共计四步十四剑四杀,黄少天冲破了叶修、方锐两位好手的纠缠。

 

  “瀚文小心!”黄少天只是只到剑风声,看不到那边的情景。但是以他对老队长魏琛的了解,那样老奸巨猾的家伙,会这样轻而易举地就被捕捉到?那边,该不会是什么圈套吧!

  “我盯着呢!”结果喻文州的一句回复,顿时打消了黄少天的疑虑。有他在盯着的话,那肯定是尽在掌握了吧?

 

  “郑轩跟上。治疗掩护!”黄少天迅速也给了那二人指示。

  比赛场上。指挥当然是队长优先,但是指挥也不可能像个提线木偶一样操控他们的每一个细节。尤其他们的队长,他们的指挥还受手速硬伤所限,如雷霆肖时钦那样刷屏的指挥指令,他们从来无缘得见,他们最常看到的就只是黄少天刷屏的垃圾话。

  正因如此,蓝雨战队需要更高的战术自觉性。在指挥较少的情况下。更多的需要队员自行做出判断,形成配合,来实现通常情况下喻文州给出的战略目的。

  而这次,原本喻文州给出的战略意图是掩护黄少天撤退,而后全队会合。但是现在黄少天却做出修改,他在这时就发出了反击的号角。

 

  黄少天虽然是现如今蓝雨的顶尖攻击手,但是蓝雨的战术体系,蓝雨的风格节奏,却都是因为喻文州的存在而决定的。

  或许就是因为有他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清醒和冷静,黄少天的机会主义才凝练地越发精彩。因为有这样一个靠山,所以他才能信心百倍地在刀尖上行走。

 

 黄少天作为一个机会主义者,对比赛的阅读能力也是非常出色的。


  黄少天刚要再调整节奏,团队频道里却跳出队长喻文州的一个指示:慢。

只一个字,甚至没有道明指示给谁的,但黄少天下意识地就已经收起了操作。


 

 喻文州和卢瀚文加入战局。一记诅咒之箭以扩散的方式扫向居高临下的沐雨橙风,重剑焰影,气势腾腾地劈入战团,和冰雨平行而立。

 

  冷静。

  除了冷静还是冷静。

  喻文州就是这样,领先时,落后时,顺利时,艰难时,他永远不失冷静,永远寻求着最可靠的办法。就是这样的基础,才能让黄少天将机会主义演绎得丧心病狂。

 

   回敬给蓝雨的爆缩式手雷炸开,蓝雨的诸位都被强行掀飞。

  仙人指路!

  结果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却在这瞬间抢出了一个技能。

  原本不会被手雷伤到的小手冰凉顿时也被吹飞,飞出的方向,正好是和卢瀚文的流云一起。

 “漂亮!”解说潘林大叫着。

  这一手雷成功地侵入了蓝雨的领地爆破,所有人在一瞬间大概都以为蓝雨的局面已被破坏,兴欣就要成功救下他们的治疗了。谁想黄少天在这一瞬间完成了一招仙人指路,利用吹飞攻击,将小手冰凉同步送出。

  这一招真可谓是神来之笔,蓝雨战队的支持者在这一瞬间可算是经历了一番大起大落,正觉得要输,结果黄少天一招就又给他们给拉回来了。

 

  结果就在他剑光抹空的一瞬,一抹黑光突得飞至,刷一声响,顿时将那火机切飞出去。

  切割术!

  黄少天大喜,扭视角一看,可不是喻文州的索克萨尔吗?在这关键的时刻。送上了这精准的一击,将蓝雨又一次从悬崖边给拉了回来。

 

   就所剩生命来看,目前血最少的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从最开始的侦查骚扰以来,黄少天就没有过休息,一直处在高强度的战斗当中,他的夜雨声烦,生命也从来就没有饱和过,在灵魂语者倒下时,他就是全队生命最低者,而他又是一个需要近身战斗的,自然成了兴欣频频集火到的主攻目标。

  夜雨声烦,生命6%!

  第一个倒下的人就要出现了吗?

  没有人看到这里就把黄少天当一个死人看待,这个家伙,只要在场上,永远都是最危险的存在。

 

  虽然有些遗憾,但人终究不是机器。黄少天这场比赛确实连一点放松休息一下的时间都没有,全场就属他消耗最大。

 

  单从技术统计的数据来看话,黄少天是团队赛中的佼佼者,无论承受伤害,还是制造的输出,都是场上之最,这可以看出他在比赛中的活跃和贡献。

 

  “本轮蓝雨主场,相信不会再有什么大树庇佑兴欣了吧?”

  树砸夜雨声烦依旧第一回合最引人注目的一个梗。兴欣黑们特爱拿这个出来说事,以此证明兴欣胜在运气,胜在侥幸。只可惜多次咬着这个话题,兴欣倒没怎么样,黄少天却是咬牙切齿地把这帮兴欣黑们狠狠诅咒了一百遍。

 

  “打得好!”大家纷纷说着。

  “被一波带走了还打得好?”喻文州苦笑。

  “差点就是你一波带走他了。”黄少天说。

  喻文州摇了摇头。到底什么情况,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那个暗影陷阱他什么时候放的?”喻文州问黄少天。

  “放出哥布林追你的时候。”黄少天说。

 

   但是熟悉黄少天的人却都知道,他就是嘴炮放得再汪洋大海,比赛中却从来不会托大。你敢稍露丁点破绽,管你大神还是新丁,一剑钉死,绝无二话。

 

 

  一抹血花却就这样溅了出来。夜雨声烦的银武冰雨,准确地刺到了翻滚起身中的寒烟柔。

  剑尖一点即收,没有停顿,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没有浪费丝毫多余的操作,第二剑已至……

  剑光一阵挥霍,而后就是剑和身体触碰所发出的声音。寒烟柔翻滚起身的过程中,就已经连中了四剑,有技能,也有用来衔接的普通攻击。

  唐柔所准备的反击,就这样被彻底封杀了,愣是没有打出来了。直至这四剑后,唐柔才稍瞥到一点空当。

  寒烟柔手臂一振,战矛刺了出去。

  结果就见夜雨声烦身形一侧,而后一道光剑匹练一般斩来。

  迎风一刀斩!

  这一斩,完全是贴着寒烟柔刺出的战矛,大家甚至可以在剑风的呼啸声中听到冰雨与火舞流炎摩擦所发出的声音。

  迎风一刀斩威力惊人。劈中的两半血光中,寒烟柔已经倒翻出去。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完全一样的攻击方式。卢瀚文和唐柔打了个不可开交,黄少天却是一边倒地压制着唐柔。

 

 

“一样的情形下,黄少天的出手时机,远比卢瀚文的选择让唐柔更加难受。刚刚那下迎风一刀斩也是。黄少天其实完全可以在之前的攻击后直接接这一击的,但是那样可能会给唐柔留下一点闪避的空间。所以他故意直接卖个空当出去,放唐柔抢攻,然后早有准备的他趁对方攻击发起时抢出技能,打得唐柔不上不下,漂亮得手。”

 

  于是黄少天很大方的,立即就卖了一个空当出去。

  那些经验丰富,又对黄少天比较了解的如叶修这些选手,在第一时间就已把这个空当看得清清楚楚了。

  在这个空当里抢攻,恐怕只一招就会遭到黄少天的强力逆袭,可就算看穿了这一点不作为呢?那么这个空当正好给了黄少天调整的机会。之前的连续攻势,打到这程度已经有点无以为继了,而在这个时候卖出的这个空当,真可谓是恰到好处。对手攻,或是不攻,黄少天都可以重建攻击节奏,里里外外好处全是他的。

  厉害!

  所有人心里都在赞叹着。

  所谓的机会主义,如果只以为是捕捉对手的空当,那认识可就有些片面了。此时这个空当也是一次精彩的机会捕捉。这空当早一点出现,亦或是晚一点出现,恐怕都不会有现在这样完美的效果。

 

  “我会试一下。”叶修只是如此回答,可见也并不是有百分百的把握。那一瞬,真的太短暂了。

 

  黄少天也是唐柔接触很早的一个大神了,甚至是在线下的真实接触。只是那时的唐柔对职业圈还没概念,荣耀水平也还低。她只知道同下副本的流木是个高手,但是到底有多高,她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只是记得当时那家伙和包子吵吵嚷嚷的,所以黄少天最初留给唐柔的印象,那是和包子同一档次的。

  而现在,黄少天有多强,唐柔的认识却很清晰了。

  这场单对单的比赛打到现在,她的寒烟柔甚至没能生成一个魔法炫纹,黄少天一直是用闪让来回避她的攻击,而没有使用过攻击招架。

  不用攻击招架,不给战斗法师制造炫纹的机会,这是一个看起来很合理的。但是,联系实际的话,又有谁能在战斗中做得如此彻底?

  此时此刻,唐柔领教到了。

 

  奔放,彻底地奔放了。在黄少天面前,唐柔完全抛弃了严谨。面对这个最强的机会主义者,一个破绽,和一百个破绽,都不过是同样的结局罢了。

 

  黄少天消息继续刷着,在发现沐雨橙风后,根本就没停顿,夜雨声烦就已经冲上,剑光,在迷雾中留下淡蓝的幽痕,光影强烈的一端,已经朝着沐雨橙风抹上去了。




评论
热度(88)
  1. Vera万言书 转载了此文字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