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积如砥,情来如矢

《不言而喻》(喻黄原著互动整理)

  • 这其实是个喻黄闪光弹整理,和《黄少天出场整理》性质一样。

  • 为什么起这么个标题呢?我是想表达“他俩啥关系不用说我们都懂”。后来我又发现了它还可以一语双关地表达“能让话唠黄不言的也只有喻了”。第一次觉得这个成语如此美好。

  • 我拿这篇整理去给小伙伴安利喻黄,她看过之后却说没什么,就很日常的朋友关系啊。这不是逼我做批注嘛(括号内文字及加粗)

  • 其实这些闪光弹都能在《黄少天出场整理》中找到,但让各位同好在一大堆垃圾话中寻找粮食我实在于心不忍。所以把它单独拎出来做了个系列。好像之前有人做过类似的整理,但我看过来感觉好像不是很全。

  • 据不完全统计,黄少天全书一共叫了五次“队长”(好少!和你的垃圾话数量完全不成正比啊),从来没有叫过一次“喻文州”或是“文州”。喻队全书一共叫了九次“少天”,没有叫过“黄少天”。喻队给我的一个非常深刻的印象就是三句不离“少天”。所以我以为起码有几十次的,没想到只有个位数,而且有四次初登场就用光了(原来是第一印象太深)。想来他们俩之间的对话还是用“你”比较多。

  • TV版中,喻队只在第十集出场,所以喻黄的对话也只发生在第十集。而在第十集中,少天一共叫了五次“队长”,一下子就把全书的指标完成了。但是喻文州,你太让我失望了,居然只叫了一次“少天”,还是颇为严厉的语气,你这样会失去烦烦的知道吗。官方真是太偷工减料了,说好的四次怎么就变成一次了呢。这样下去别说两位数了,完成九次的最低指标都很困难。明明喻黄的虐狗等级这么高,官方你真是浪费啊。爸爸对你很失望  ̄へ ̄

  • 悄咪咪地更新了番外《巅峰荣耀》和《绝密档案》中的喻黄cut










  喻文州随意找了台电脑坐下,登录游戏,一边头也没回地说道:“少天你也来看看吧”

  身后没有反应,黄少天戴着耳麦像是没有听到,左右两边的选手却是一起推他:“黄少队长叫你呢”

  “啊?什么事?”黄少天摘了耳麦回头问。

  “过来看看第十区的副本记录。”喻文州说着。

   黄少天无奈起身,一边走过来一边说着:“第十区?新区?新区的记录有什么可看的?”

  “少天,你觉得这样的成绩是怎么打出来的?”喻文州问

 

   喻文州把三个小副本的榜单逐一点出来看了一遍后,回头问向了黄少天。

  黄少天立在他身后,抬手摸了摸下巴后摇了摇头:“这些本太久没玩过了,光看记录看不出什么。刷出记录的人认识吗?有什么特别的?职业,装备,都知道吗?”黄少天说了两句后却是望向了春易老

 

   喻文州点了点头,显然是很赞同黄少天的看法。

 

  “这个埋骨之地的副本成绩不寻常的,少天你觉得呢?”喻文州说着。

 

 “队长你也太夸张了,构思小说呢吧你这是。”

 

 

    “少天和叶秋最近有联系吗?”喻文州问。

  “没有啊,那家伙从退役后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或许已经被外星人绑架了吧”黄少天说。

  “他不用手机的对吧”喻文州说。

  “嗯。”

  “现在看起来,是被外星人绑架到第十区继续玩荣耀去了啊……散人君莫笑吗?或许哪一天就又突然在比赛里看到也说不定呢”喻文州说。(只有喻队听得进少天的话,还重复一遍,你就说宠不宠)


 

   喻文州若有所思了一下后,抬头看了看训练室的挂钟,突得站起了身。

  “吃饭了。”喻文州说。

  “嗯嗯,吃饭吃饭。来来,大春一起去。餐厅在哪知道吗?我带你走啊”春少天过来单臂搂着春易老就把他拖出去了。

 

  同桌的有喻文州,有黄少天,但两人都是很随意地聊着,对于叶秋的事似乎完全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

 

    喻文州这边,回过身来,看到黄少天正回自己的房间,连忙出声喊了一下。

  “干嘛?”黄少天应着。

   喻文州过来,却是和黄少天一起进了他房间。

  “队长有什么吩咐?”黄少天问着。

   喻文州站在一边的桌旁,拿着桌上一个笔筒把玩着:“上次和嘉世比赛的时候,晚上你好像有出去啊?”

  “咦,有这回事吗?那一天吗?嗯嗯,让我来想想啊……”黄少天说。

  “是不是去见过叶秋了?”喻文州问。

    黄少天没支声。

  “时间和那个副本记录时间很吻合,那队里那个剑客流木,就是你吧?”喻文州说。

  “流木吗?嗯,这个名字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点耳熟。怎么会呢?好奇怪的哈。”黄少天说。

 

 “你那些记录太惊人,蓝溪阁公会的人今天都找来战队了。我们队长的厉害你是知道的,三两下就猜出来君莫笑是你了。”黄少天回道。

 

“啧啧,文州的确挺了不起的,只可惜是个手残。”叶修说。

  “他在我身后站着呢……”黄少天回道。

  “那就不是手残了?”叶修说。

  “队长……”黄少天回头望向喻文州,表情无辜

  喻文州却只是笑了笑:“事实啊,我的确手残。”

  “你的这些垃圾话对我们队长是没有用的。”黄少天回道。

  “是啊,所以说他厉害,如果不是手残,真的是个很难应付的对手呢”叶修说。

   黄少天无奈,又是回头看喻文州

  “手残想和他切磋两把,问他来不来。”喻文州笑道。

  黄少天转答,叶修很快回复:“来呗,有号吗?”

  “就用这个吧”片刻后回复才到。

  “哦,已经换人了?”叶修问。

 

  “嗯。”黄少天点了点头后应道,“他清楚联盟中每一个对手的弱点,如果换了是和我交手的话,他不会使用这么多的伪连。”

  “如果不是散人,也制造不出这么多的伪连。”喻文州说,“如果刚才换作是你,同样的情形下,那21个伪连你能躲掉几个?”

   黄少天突然一怔。

  “你再看看录相吧”喻文州起身拍了拍黄少天,“散人复杂多变的打法,最终产生的就是不断的伪连……”

 

  “啊?”张新杰稍意外了一下,但很快细想一下,又觉得这个推断也是合情合理。流木那个剑客,实在太似黄少天了,如果和他一起的是喻文州的话再正常不过

 

  “怎么看?”队长喻文州继续望着比赛,头不转地问着一旁的黄少天。

  “小孩的操作极快,恐怕还在王杰希之上,就是靠这个压了王杰希一头。因为快,偶尔出现的一些破绽也是一闪即逝了,很难捕捉到。而且这些短暂的破绽,我觉得他也不是不知道,就是因为知道无所谓,才会放弃去弥补,努力追求速度。一个新人,哪来这么老道的经验?肯定是王杰希教出来的。我怎么越看越觉得这小子就是专门调教出来对付我的啊?”黄少天絮絮叨叨一大堆。

  “王杰希那边呢?”喻文州自然会去筛选黄少天的絮叨里哪些是废话哪些是有意义的。

  “一世英名大概要毁在这了。我真是迫不及待地想要打个电话恭喜他一下。我手机哪去了……”黄少天已经开始摸兜了。

 

  “王杰希本来不该输的。”蓝雨战队这边,喻文州忽然说话。

  “嗯,这小孩太不像话了。我们队里要有哪个新秀敢这么没大没小,必须罚他打扫一个月的卫生,不,两个月呃……我看还是三个月,嗯,三个月差不多。”黄少天说。

  黄少天的废话喻文州自然是自动屏蔽掉,只是继续关注着场上说:“王杰希的技能加点,没有加彻底。”

  “嗯?”黄少天听到这话突然一怔。

 

  “所以他的技能伤害稍稍差了那么一点,在这样胶着的连续碰撞后,积少成多,终于是显露出来了。”喻文州说。

  “你的意思,他故意让那个小孩?”黄少天说。

  “看起来是了,而且,他想不动声色地让……”喻文州说。

  “用得着这么细心地去捧吗?”黄少天嘀咕。

  “因人而异吧……有些人或者会因为惨痛的失败奋起,有些人大概就需要这样一次恰到好处的胜利竖立信心。这孩子我们又不熟,王杰希这么做,肯定也有他的道理。”喻文州淡淡地道。

  “那还能让他得逞,赶紧戳穿他。”黄少天说。

  “厚道点吧为了捧这一下,王杰希的牺牲已经很大了。而且风险也很大,这要是被对方看穿了,效果肯定适得其反。他技能点上的相让,幅度绝对也不大,我看大概只是两个技能上低了一阶而已。能掌握得这么精准,也是下了一番苦心了,用心良苦啊”喻文州感慨着。

  黄少天听后怔了怔,少见地没有一堆话立刻堆上去,只是半晌后才道:“他还真自信,以为大家都看不出来吗?”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而后转头过来问了一句:“叶秋来了吗?”

  “我哪知道啊”黄少天说着,头也转了,却是望向了嘉世那边,冲着某个漂亮的姑娘,右手扣了两个手指塞嘴里很是无赖地打了两个口哨。

  嘉世的人都望过来了,结果偏偏就那姑娘,拉了拉衣领把头扭到相反的方向去了。

  “靠,这个死女人”黄少天郁闷之极。

   喻文州看在眼里,无奈地笑了笑,看到嘉世一堆人都在朝这望,却是又挥手和众人打了打招呼。嘉世的人一个个挥手还礼,心里却是茫然得很。

 

 

    “是那家伙,肯定是那家伙”黄少天对喻文州说着,“上厕所?你信吗?肯定是不想露面溜走了嘛”

  “嗯。”喻文州点了点头:“这个捉迷藏他也算是经验丰富,恐怕是找不到了。”

  “嘿嘿,龙抬头……”望着电子屏上的回放黄少天念叨着,又看了看嘉世那边孙翔一脸踩了屎的表情:“简直就是打脸,这家伙难道是和韩文清串通的?”

  “那个时候,用龙抬头很正常。”喻文州却只是淡淡地说着。

 

   黄少天自然是很清楚自家队长遇了王杰希那铁定是会吃大亏,连忙追来救援。

 

  一拳挥出,劲风中挟着一声虎啸,大漠孤烟的身后朦胧地出现了一个仿若猛虎咆哮的图腾。挟落地之势的一拳,狠狠地轰到了喻文州那索克萨尔的右肩上。

 

  “噌”

   猛虎乱舞那连续地仿佛虎啸的拳风声中,突然传出清亮宛若龙吟的一声。一道剑光疾如闪电,劈开了拳风,直刺向了大漠孤烟。

  “哦”现场的一片惊叫声中,黄少天的烟雨声烦终于强力出击,这一出手,也是剑客的最大招:幻影无形剑

  顿时,剑光交错,拳风呼啸

 

  黄少天是他的队友,换个指挥这家伙有可能也跳弹,但有喻文州坐镇,怎么也得卖队长面子。

 

  喻文州呢,则是和黄少天展开配合,双人对那铁三角展开了牵制。

 

  喻文州的手残,就和黄少天的话痨一样绝对不是什么秘密。

 

“真的,你们哪家愿意收我?我立刻去,关键这不是没有吗?”叶修说。

  “你来我们蓝溪阁呀”黄少天说。

  “你说的算吗?”

  “不算”喻文州冒出来回复。

 

 不到一分钟,神之领域这边的世界频道宛如炸开了锅一般。

  “我汗夜雨声烦在红叶林道”

  “楼中楼发现索克萨尔”

 

  “喻队你怎么看啊?”但有人直接就问上门来了。喻文州的确是很值得问的一个人。一来他本人也是一个荣耀经验很丰富的资深选手,二来最熟悉场上这黄少天的人也非他莫属。

  “少天大概要输。”被问到的喻文州也不藏着,大大方方地回答。

 

   “散人的变化很复杂,很需要经验来应对,但现在谁有对散人的经验?所以现在少天意识有点跟不上。叶秋又不是菜鸟,很懂得利用这一点,你们注意到没有,他用的这些个连击,根本就没一个是常规套路的,除了起手那个龙牙后必中的天击,你们有见过哪怕是一次是同系职业的技能连接在一起的吗?”喻文州慢吞吞地敲上一了一句。

“黄少,你们队长在指点你呐,听到了没有。”有人乘机还吆喝。

  “滚”黄少天不是喻文州,回消息很快。

  “喻队他敢让你滚”那人转头就告状。

  喻文州当然没把这些玩笑当回事,也没去回复,只是继续关注着比赛。

 

 “喻文州和黄少天你总该都知道的吧?都是他一手带出来的,这两个人的风格,差不多都是从他身上继承到的。”叶修说。

  “手残和话痨?”陈果问。

  “你能不能想点好……”叶修吐血。

 

魏琛立刻知道,他在精神上都输给了这个少年。那一瞬间他就产生了一个感觉:蓝雨已经不需要他了。

  这个少年,将成为蓝雨基石一般的存在;而黄少天,将成为锋利的剑刃,斩断来敌。

 

张新杰身边有韩文清和拳皇大漠孤烟,喻文州身边则有黄少天和剑圣夜雨声烦

 

只不过在喻文州大包大揽了一切责任,黄少天一句“我什么也不想说”之后,(可能是我想多了。总觉得喻队把少天保护得很好。作为副队长,不用烦恼这种场合要怎么应答,可以非常任性地只甩一句话。相比之下,张新杰和江波涛真是操碎了心)记者再抛一上一堆问题想再深入挖点东西出来时,

喻文州微微一笑说:“少天都什么也不想说了,我们还能想说什么吗?

 

这黄金一代里除喻文州和黄少天一开始就是同队以外,总算是通过转会有凑一起的了。(全职第一cp不是白叫的,官方都不忍心拆)


 

“是啊队长还有黄少都说叶秋是最难缠的对手。”卢瀚文说道。

 

不错,这就是典型的蓝雨风格。那支战队,有擅长利用战术创造机会的队长喻文州,有擅长把握机会的黄少天。

 

 

    即便他已是全明星选手,即便他已经是联盟中响当当的第一狂剑士,但在蓝雨战队中,他始终只是一个第三号人物。而且任凭他再努力,前面那两位的地位看起来也是他丝毫无法撼动的

 

   “魏老大怎么跑到这去了?”就听黄少天此时对魏琛的称呼,就知道魏琛在他心目中的地位非比寻常。老大这种称呼,尊敬又不失亲密,无论是蓝雨现任的队长喻文州,还是二代队长方世镜,可都没有被他如此称呼过。

    “他退役后和叶秋有联系?这次叶秋复出就把他邀上了?”喻文州略略推断了一下。

    “他俩有交情吗?”黄少天反问了下。

    喻文州也是怔了怔。那个时候他和黄少天都还不是正式选手,都只是蓝雨训练室里的新秀。不过因为是职业联盟初期,俱乐部的制度也远不如现在这么规范。训练营与职业队之间的梯队性质也就没那么明显,大家挺一家亲的。所以虽然不是一个系统喻文州和黄少天却也还是比较清楚当时战队的情况的。

    “要我说的话,非旦没交情的,还恨之入骨的吧?我记得第一赛季的季后赛,咱们就是被嘉世淘汰出局的当时比赛结束后魏老大骂了叶秋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吧?”黄少天回忆着。

    “好像是有这段。”喻文州点头。(你们不觉得有一种老夫老夫的既视感吗?聊着年轻时候的事)




 黄少天这一去,众人纷纷跟上。喻文州后面一看,今天晚上可还有正式比赛呢结果现在所有人都关心起来八卦,这挺不好的。不过这八卦真强行不让大家去关注的话,没准适得其反反让众选手注意力难以集中,所以索性没有阻拦,任由大家去凑这热闹。

  而他自己,也默默地站到了一旁看着黄少天在那电脑上摆弄着。

 

   “我说,差不多行了,晚上还有比赛,都去训练。”喻文州一看这帮家伙八卦起来还没完没了,终于不能再忍,开口阻拦了。

  众人一听队长放话,顿时没人敢再废话,吐着舌头纷纷散去,各回了自己的位置。黄少天的电脑上比赛却还在放着,这家伙转过头来,一脸一本正经特别严肃地表情说:“这个妹子水平好像不错,有可能会是我们未来的大敌。”

  “那等比赛完再关心吧!”喻文州说道。

 

  “嗯?听前辈这么一说,难道是我们的战术布置有问题?”卢瀚文说。

  “咦?我有这么说吗?”黄少天虽然这样说着,但就这个时候,两个人已经一起扭头望向了两人之间坐着的那位,他们蓝雨的队长,喻文州。

  “咳。”喻文州咳嗽了一声,“这个问题就回答到这吧”(蓝雨三口相声)


 

“嗯……”喻文州应了一声,左手轻敲着键盘边缘,也正在沉思着。

  一边的黄少天却不如他这般安静。拉着卢瀚文,一大一小两个剑客此时猫哪去了喻文州也不知道,只听到黄少天的声音不是从网游而是从一边穿透耳机传进来。

 

“我懂了,怪不得队长经常强调手速要收放自如的问题。”卢瀚文说。

  “哈哈哈,因为他不需要面对这一难题啊!”黄少天说。

  “队长看过来了。”卢瀚文注意到喻文州似乎被他们的对话给吸引了。

  “快闭嘴!专注!专注知道吗瀚文!”黄少天大声训道。

 

  “各出一人单挑吧!”喻文州先提议了。

  “反对!”肖时钦立即叫道。单挑,看似相当公平。但也要看各方的人手啊!蓝雨是有黄少天的,绝对的单挑悍将,胜算自然要大个几分。他们雷霆呢,战当然也能一战,不是说遇到黄少天就会被碾压,只是胜算会比较少,其他几队。情况也算类似吧?喻文州这提议,明里是公平,但事实上是蓝雨占着便宜的。


    而看来了古老的蓝雨战队的比赛录相后,肖时钦最深的感触就是:黄少天真是继承了蓝雨战队爱说垃圾的光荣传统啊!

同时肖时钦再一次为喻文州的手速不行感到欣慰。否则的话,这蓝雨的两大选手恐怕会将蓝雨战队那讲究捧逗的垃圾话表现方式彻底继承下来,那将是整个联盟的灾难。


 

  “耍嘴皮子有什么意思,单挑啊!有人敢吗?竞技场走起啊,挑你们一百都木有问题啊!!!”黄少天发现在这里刷垃圾话实在不智,开始转移战场。

  那玩家能退缩吗?当时就有人应了,甚至有人立即跑去开了房间,让黄少天迅速进去跪。

  “行了。你想上下期的头条吗?”看到黄少天真有跑去竞技场与这些玩家血战到底的冲动,喻文州终于说话了。

 

 “撤。”喻文州随即说道。

  “什么?”黄少天震惊。

  “耗下去也没意义,撤吧!”喻文州说道。

  卢瀚文和郑轩的角色都退下来了,黄少天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尊重队长权威的,朝着叶修又是一堆垃圾话后,无奈地退了下来。


“哈哈哈,我好像听说过唐昊在roll点方面特别没有才能啊!听说一般都在50点以下徘徊是不是?”蓝溪阁这边传来另一人说话的声音,黄少天到这个时候才说话已经算是相当大度了。

原本都是队长级的人物在对话,其他玩家都是特别小心翼翼地保持安静。(少天日常恃宠而骄)黄少天这话一出,顿时窃窃私语声响成一片。显然这是一个大家都没有听说过的八卦。

“roll点算是个什么才能!”唐昊有些怒道。

  “难道你没听说过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吗?就比如说……”(我老攻!)

  “要不我们这样吧!”楚云秀毫不留情地出言打断了黄少天,让那家伙把比如说完恐怕叶修真的就要杀到了。 


 蓝雨的战术给黄少天充分的自由(战术谁定的呀?也是宠得没边了)

 

 “其实,就是z字抖动而已。”蓝雨战队,黄少天说着。

  “而已?”喻文州笑了笑。

    黄少天不说话了。

    当然不是而已。两步空间,操作出这样两个技能,如果是自己的话……

  “别忘了,他当中的操作不只是释放两个技能以及变向。”喻文州好像知道黄少天正在拿自己对比,提醒着他,“还有一个改变千机伞形态的操作。”

 

“当心!”结果这时黄少天听到喻文州的声音传来。喻文州的索克萨尔站位比较远,从他的视角看去,他赫然发现,黄少天捕捉到的是机会,但同时,也是一个陷阱。

 

 黄少天的夜雨声烦已从君莫笑背后杀至,叶修当然不可能放任不管再去抢攻索克萨尔。可是在这喻文州的身边和黄少天对攻,那又是何其凶险的事?那家伙手速不行,但捕捉时机的能力还是很强的,不能给他这种趁乱下手的机会。

  刚逼到索克萨尔身边的君莫笑,一击未做,直接闪人。

 

 “掩护!”喻文州喊了一声,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立即撤剑归位,护在了索克萨尔左右。

  索克萨尔开始吟唱,看起来是要不顾一切地完成这次法术,黄少天的夜雨声烦都被拿来当盾牌用了。

 

   沐雨橙风的子弹飞至,黄少天的操作再惊人。也不可能凭剑技将所有的子弹削下。可是子弹若从此飞过,只要命中一颗。就将打断索克萨尔的施法。

  于是,夜雨声烦以极其强硬的姿态,骑士般地护卫在了索克萨身前。能解决的子弹,就解决,不能解决的,就用身体去挡。

 

 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第一个从大漠孤烟的阻挠中破出。

  救援!

  这已是他看到索克萨尔被强攻时下意识的一个判断和反应了。

 

 

  谁知就在这时,索克萨尔的身后,忽然人影一现。毁人不倦,突然又这一端又绕出来了,抬手手里剑飞出,直击索克萨尔。喻文州早听了队友提示,连忙闪避。但毁人不倦跟着手里剑后,转眼就已杀至跟前,跳起,朝着索克萨尔一刀劈下。

  叮!

  金属相撞的声音响起,夜雨声烦一记三段斩,瞬间闪到了索克萨尔身前,架下了毁人不倦这一击,接下来的两段斩击,顺势就将毁人不倦杀退。

 

   喻文州倒也诚实,摇了摇头:“其实我也一直在想,但还是想不出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能有什么目的?就是诚心恶心我们!”黄少天立即说道。

   喻文州苦笑,摇了摇头,表示他并不赞同这种看法。

  “你不要总把他想得太高深。”黄少天说道。

  “但至少要符合逻辑。”喻文州说。

  “他恶心一下人这难道不是很符合逻辑的一件事吗?”黄少天说。

  “平时或许会,但比赛,应该不会。”喻文州说。

    蓝雨的这两位大神就在记者面前直接议论开了(秀恩爱不分时间场合)

 

 “可是这样的话,蓝雨对你来说又算作什么?”

   这样的问题,只有黄少天会毫无掩饰尖刻地问出。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于锋,却是答非所问,他就这样离开了,想上去问个究竟的黄少天最终也被喻文州给拉住。


“你怎么看?”

  蓝雨战队,放下报纸的黄少天问着一边的喻文州,他们是马上要面对兴欣的对手,当然最在意这个问题了。问完了也不等喻文州回答,黄少天就已经在说他的看法:“有那个家伙在,我看八成是兴欣在放烟雾弹。”

  “是吗?我倒不觉得。”喻文州手里也摊着一份报纸,听黄少天说着话,目光却没有从报纸上离开 

 “手段多少还是应该有点的,什么也没有,这样的烟雾弹放着可就有点可笑了。兴欣的人不至于这么幼稚。”喻文州说。

  “那会是什么?”黄少天愣。

  “别想,想你就上当了。”喻文州说着,已经把报纸放下来,“就当没看见吧!”(想想我们都是在什么时候看报纸的。不觉得两个人看报聊天的画面很日常很温馨吗?)

“我尽量吧……”黄少天说得有些没自信。(有些人的可爱是天生的,练都练不出来的。看到这儿我血槽都空了。喻队好福气)


 

 

  “哦,你的千机伞终于不拉大家后腿了?”喻文州说。

  “呵呵,该说你们不要拖我后腿才是。”叶修笑道。

  “你不吹能死啊?”就在喻文州身后那位终于忍无可忍了。

  “哎呦,我们刚才聊了几句啊?他居然坚持到现在才插嘴,很不容易不是吗?”叶修十分惊讶地对喻文州说着。

  “呵呵呵……”喻文州只是笑,这他还能说什么呢!

 

 “好小子!”观赛的黄少天赞叹着。

  喻文州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这家伙……又想什么去了吧?”场外看着郑轩比赛的黄少天说着,他太熟悉这家伙了。

  “缺乏斗志始终是他的大问题。”喻文州感慨着。

  “扔在守擂位上都不能帮他完全集中注意力。”黄少天说。

  “如果他有于锋那样的拼劲就好了。”喻文州说道。

  “那样的话……他早走了吧?”黄少天说。百花那年夏天找过郑轩,蓝雨这边也都是知道的。

  “是呢……所以,真是没办法。”喻文州无奈。

  “如果他能和于锋中和一下的话就好了。”黄少天说。

  “那样会怎样呢?我们队里出来一道繁花血景吗?”喻文州说道。

 

  “大家都看看,少天你盯着那边。”喻文州说道。

  “不如我去打个招呼?”黄少天说。

  “你有办法近身吗?要去也郑轩去吧!”喻文州说。

    

 “叶修正往这边来了。”黄少天说。

  “哦?你俩打怎样?”喻文州接着回道,看来他们这边真没什么事,不然喻文州哪有空打字聊天。

 

  “那家伙跑了,你们当心些,也许他们要发动攻击了。”黄少天说。

  “你也一样,他们或许会先拿你做突破口。”喻文州说。

 

  “瀚文小心!”黄少天只是只到剑风声,看不到那边的情景。但是以他对老队长魏琛的了解,那样老奸巨猾的家伙,会这样轻而易举地就被捕捉到?那边,该不会是什么圈套吧!

  “我盯着呢!”结果喻文州的一句回复,顿时打消了黄少天的疑虑。有他在盯着的话,那肯定是尽在掌握了吧?

 

  或许就是因为有他(喻文州)在任何时候都保持着清醒和冷静,黄少天的机会主义才凝练地越发精彩。因为有这样一个靠山,所以他才能信心百倍地在刀尖上行走。

 

黄少天刚要再调整节奏,团队频道里却跳出队长喻文州的一个指示:慢。

只一个字,甚至没有道明指示给谁的,但黄少天下意识地就已经收起了操作。


  喻文州就是这样,领先时,落后时,顺利时,艰难时,他永远不失冷静,永远寻求着最可靠的办法。就是这样的基础,才能让黄少天将机会主义演绎得丧心病狂。

 

  结果就在他剑光抹空的一瞬,一抹黑光突得飞至,刷一声响,顿时将那火机切飞出去。

  切割术!

  黄少天大喜,扭视角一看,可不是喻文州的索克萨尔吗?在这关键的时刻。送上了这精准的一击,将蓝雨又一次从悬崖边给拉了回来。

 

“被一波带走了还打得好?”喻文州苦笑。

  “差点就是你一波带走他了。”黄少天说。

  喻文州摇了摇头。到底什么情况,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那个暗影陷阱他什么时候放的?”喻文州问黄少天。

  “放出哥布林追你的时候。”黄少天说。

 

  “准备比赛吧!”喻文州笑着说道。他一直也只是看着没说话,自然是很清楚只是这些嘲讽,不至于真就把黄少天给挑衅了。在垃圾话的领域,黄少天确实经常炸毛跳脚,但可从来没有因为垃圾话的挑衅而冲动失去判断力。就算因此有所行动,那也肯定是顺势为止。他所选择的机会,永远是精准而又恰当的。

 

 黄少天的冷静,是为了帮助他清晰准确地捕捉杀戮的机会。在蓝雨,真正冷静如千年冰川不会融化的,终归还是他们的队长。

 

  索克萨尔扬起了他的手杖。

  轰轰轰。沐雨橙风的炮弹即时送来。

  爆炸的硝烟滚滚而起,索克萨尔的手杖,灭神的诅咒却还在闪烁着暗紫色的光芒。

  咒术没有中断,意味着沐雨橙风的攻击没有命中。

  那滚滚的硝烟中,最终显现出的是夜雨声烦矗立的身影。

  用身体来阻挡攻击,没有比这更蠢的办法了。或许就是因为这种办法太愚蠢。太多时候,人们都会忽视掉这种可能性。

  黄少天却偏偏就在这个最为关键的时候,来了一次愚蠢的举动。他抛下了叶修,忽然让夜雨声烦闪到了索克萨尔身侧,帮他抗下了这记轰击。

 

守护好队长的索克萨尔,一直以来,这经常是黄少天在承担的责任。因此蓝雨甚至演练出了一套以索克萨尔为饵,黄少天伺机予以偷袭完成重击的战术。

 

索克萨尔最终被沐雨橙风的远程炮火击杀。喻文州的最后一个指示,利用时间差争取到的空当,最终还是落到了他多年搭档黄少天的身上。

  全荣耀最出色的空当捕捉者,没有错过这个他多年好友、搭档,用命争取到的一次空当。

  狂风中,夜雨声烦冲出。

  卷起剑光,直扑向了包子入侵。

  救治疗!

  指示是给的卢瀚文,但是最终来完成它的,是黄少天!

 

  黄少天早就按捺不住了,几次想抢话,却都被他们的队长喻文州用眼神制止。喻文州对他是场上场下都一样熟悉。记者们的这些说辞。哪些会让这家伙炸起来,喻文州总是有着准确的判断,而后提前制止。

 

“你不走吗?”喻文州望着黄少天。

  “我要一直跟着去看,等到机会,就立即冲上去狠狠挖苦那家伙!”黄少天恨恨地说着。

  “那要是没等到呢?”喻文州笑着问道。

  “没等到,那就只好让他继续得意下去了。”黄少天说着。

   谁都想一直得意下去。

   蓝雨已经没有这样的机会

 

  “韩文清没有首席上阵迎战叶修,你有在看吗?”

  黄少天来现场观看比赛了,以他的路子,搞到张位置最好的VIP包厢票当然不难,他是没办法坐到人堆里去的,好说也是荣耀顶尖巨星。此时看过霸图的出场安排,黄少天发了条短信出去。(我第一次看的时候很奇怪他们为什么不用qq,后来想明白了,因为qq上来自不同的人和群的信息很多,没办法一眼看到那个人的信息。用短信的话就不会。你就说虐不虐狗)


  “有在看。”短信回复,喻文州。

  “你觉得他是想怎样?”黄少天随即回道。

  “退让。”喻文州回复。

  大家都是高境界的选手,相互之间又默契,话不用太多

 

“不如学学黄少天,把这些树都砍了?”叶修又说道。

“妈蛋妈蛋!”场外黄少天看个比赛也中枪,狂爆手速给喻文州去消息表示内心的愤慨。

 

  坐在电视机前的喻文州接到了电话,是黄少天打来的,但是接通以后,听到的却全是喧闹的声音,明显来自现场。黄少天,也是回味到这个时候才和所有观众一起觉醒。

  “太爽了!!!”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声音在那端嘶吼着。

  “呵呵。”喻文州笑。

  “怎么弄出来的,啊?”黄少天继续吼。单看加粗内容,惊讶地发现是一段肉渣)

  “谁知道呢?”喻文州说道。

 

  “继上回合作战中蓝雨的黄少天被树砸到重伤以后,兴欣又一次利用了相同的点啊!”再开话题,果然就聊到这个了。

  “哈哈,那完全不一样的,黄少天那是自作自受。”叶修说道。

“妈的!”看着电视的喻文州,这时又收到黄少天的短信,连着两条,先骂了一声,接着又一条:我一定要弄死这个家伙,你有没有什么杀手可介绍的?

 喻文州笑笑,没理,而现场这时候已经笑成一团,喻文州可以体会黄少天此时的尴尬。

 

“是个机会。但是还不够好……”喻文州这时也在回复黄少天的短信。

“这还不够好?很完美了好吗!”黄少天这次却不认同喻文州的判断。

“对你来说或许够了,对他来说大概还不够。”喻文州如此回道。

 

  “嗯,因为韩队拒绝了邀请,又因为王队拒绝担任队长,所以最后负责那边想委任我做队长,我的意思,当然还是要问一下大家意见的,大家有没有意见?”喻文州微笑着,一个很多人自己来说可能都多少有点尴尬的事,他倒是挺自然地就说出来了,然后很平静地等候着大家的反应。

“没有意见。”黄少天大声叫道,非常给自家队长撑场面


《巅峰荣耀》

五、双核时代

“没用的老鬼!”他嘴里还在嘟囔着。但其他人依旧保持沉默,敢这样评价、称呼他们蓝雨队长魏琛的人,在整个俱乐部里也都只有他这么一位,其他少年实在没有办法跟着附和。

“这本来就不是一个人可以做到的事。”这时却有一个人从电视机前的人群中站了起来,如此说道。

黄少天看着这人,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吊车尾的有什么高见啊?”

吊车尾的……很令人尴尬的称谓,可是喻文州从进入蓝雨训练营的那天开始,表现就一直居于末流。

由资质最优秀的黄少天喊出这称呼,尤其显得有说服力。

 

但是喻文州对此却不气也不恼,只是很平静地说出了他的看法。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他说道。

“哦?叶秋的名言吗?”黄少天说道。叶秋,荣耀联赛上届总冠军的得主,这句话因为出自他之口,所以被很多人所信奉。但是黄少天显然并没有太当回事。

“不是名言。”喻文州却还是很平静地说着,“是事实。”

“所以说,如果你也在场上,局面就会不一样了吗?”黄少天讥笑着。

不,应该在场上的是你。”喻文州说道。

黄少天一愣,别人说一句他可向来至少要说三句的,此刻却罕见地沉默了。他不由自主的开始设想,如果自己在场上,自己的剑客夜雨声烦在索克萨尔身边的话,自己能做些什么呢?

“嗯,这个问题嘛……”他终归还是要说些什么,可是张嘴后一看,却发现原来喻文州的位置上已经没人,房门半掩,这家伙竟然离开了。

自己,被这个吊车尾的给教育了?黄少天再次站在原地发愣。

 

一旁的黄少天一直叫嚷着观看比赛,表现得极其兴奋,但是眼角余光也一直留意着喻文州的举动。

这家伙发现了什么?看到喻文州合上硬皮本一脸期待地望向比赛,黄少天心下想着

 

“那么,下个赛季,场上见?”王杰希说着。

“场上见!”黄少天说。

“你呢?”王杰希问喻文州。

黄少天忽然有点难过。王杰希显然并不知道喻文州在手速方面的缺陷,如果他知道的话,还会对喻文州有这样的期待吗?

 

方世镜回头,看着走廊尽头,一群少年中的两位。

那是魏琛对他的托付,是蓝雨的未来,是属于蓝雨的双核。

剑,与诅咒。

 

八、传承

   一旁电脑前端坐着仔细观看一场荣耀比赛,一边时不时还在桌上的笔记本上做些手写记录的喻文州,听到黄少天的嘟嚷后,暂停比赛,扭头看来,正扫到报纸上斗大的标题。
  "魔术师,名副其实。"这便是他看完后的表示。
  "你这家伙……"黄少天似乎有些不满喻文州的反应,坐直了身子,"你对他有什么研究?"

 

十、王朝与少年

“说谁可惜?”一旁黄少天问道。

 “霸图。”喻文州说道。

    “怎么说?”黄少天现在已经非常信赖这个伙伴,对于他担任下赛季队长,黄少天认为是极其英明的决定。
    “比赛过程中至少有四个获胜的关键点。分别是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喻文州指着他的笔记本说道。
    “什么这里这里这里这里……你画的这些谁看得懂?”黄少天歪着脖子看了所谓四个“这里”后,不满道。


 《绝密档案》

喻文州          性别男         战队蓝雨            职务队长、国家队队长

角色索克萨尔           职业术士         生日2000.2.10      年龄25                 

星座水瓶座          血型O         身高178cm          出道第四赛季 

称号荣誉战术大师、黄金一代         国家队2号 

战术5星        操作1星          意识5星         稳定5星        人缘5星                持续5星

 

黄少天         性别男            战队蓝雨         职务副队长   

角色夜雨声烦        职业剑客       生日2000.8.10        年龄25 

星座狮子座        血型AB          身高176cm          出道第四赛季 

称号荣誉剑圣、妖刀、黄金一代            国家队5号 

战术3星          操作5星          意识5星          稳定4星         爆发5星 

话唠6星

 

蓝雨食堂特色菜之三
秋葵鸡肉沙拉

喻文州点评:秋葵暖胃,柠檬汁开胃,多吃蔬菜有好处哦。少天,不要扔掉秋葵

 

【问答】

5.喻文州曾经有没有一瞬间觉得黄少天很烦想他少说点话?

任何一个人不只一瞬间,而是一生都会觉得很烦,当然,为了友谊,可以忍了。

 

21.喻文州女朋友吗? 

暂时还没有

 

【口袋大搜索】电竞选手的包包里都会放什么。

喻文州:
钥匙,手机,钱包,帐号卡,记事本,钢笔

 

黄少天:
手机,耳机,帐号卡,钱包,蓝雨战队夺冠赛季的合影(注意了,没有钥匙)

 

【特别企划之情人节会送给对方什么东西呢】

喻文州:巧克力。

 黄少天:这要看对方想要什么啦?要吃的还是要用的还是要纪念的?其实我觉得宠物挺好的买只哈士奇或者约克夏,柯基也不错!

叶修吐槽:有你一个就够吵的了,对方是多么想不开还要再买一只狗,屋顶还要吗?

叶修:这次万圣节副本,网友宣传片中让你扮演的角色是。
黄少天:狼人!!
叶修:你知道狼人的特点是什么?
黄少天:我只知道联盟的衣服穿着有点像大狗。
叶修:确实是因为衣服像?(夜雨声烦以极其哈士奇的姿态骑士般的守护在了索克萨尔身前)

 

叶修:这次万圣节副本,网友宣传片中让你扮演的角色是。
喻文州:吸血鬼。
叶修:不错,你这身装扮比少天那身狗皮看起来用心多啦。
喻文州:不是狼皮吗?
叶修:狼狗皮。


评论(16)
热度(414)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