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积如砥,情来如矢

【喻黄】雪印(三)

  • 按少天的性格来看,他应该是比较喜欢热闹的人,但是喻文州的性格又比较温吞。所以我觉得他俩的故事应该是芒焰在简淡之中,即平淡背后蕴藏着激烈情感。

  • 第一章☞(1)  








  自那天之后,黄少天就经常出现在图书馆中。魏琛交给他的事很快就搞定了。他现在还往图书馆跑的原因,一半是为了搞学术,一半是为了看闲书。

  因此他和喻文州见面的机会多了。两人总会坐在一起,黄少天总会等喻文州把事情做完再和他一起回去,不管喻文州学到多晚。

  但是回去的路上,他还是要忍不住吐槽喻文州:“这么慢的解题速度,我很好奇你当年理综多少分。”

  绝大多数的学生,理综卷是写不完的,哪怕是那些优秀的学生。能把卷子写完而且还有时间多的只有黄少天这种大神级别的天才。所以理综卷的时间限制也是对学生的一种选拔,像喻文州这种速度慢的,肯定是要被淘汰的。

  “一个很低的分数。所以我是压着分数线考进来的。”

 

  那天他们从图书馆出来时已经很晚了,黄少天说肚子饿了想吃夜宵。但是食堂已经关了,宵禁时间也早就过了,从学校大门出不去。

  黄少天说他有办法,把喻文州带到学校的一个偏远角落。这里的围墙比较老也比较矮。黄少天助跑几步,熟练地翻身过墙。看得出来是惯犯。

  喻文州并没有等太久,那个熟悉的声音就在墙外响起:“你还在不?快给支个招。我手里拿着东西,怎么翻墙啊?”

  “……你平时都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把东西就地解决再翻墙啊。要不你翻过来,我们吃完再一起翻回去。”

  “……你跳一跳,把东西先放在墙头,人再翻过来。”

  “有道理,你脑子真好。”

  被一个神童这样夸,为什么喻文州却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呢。

  黄少天安全落地后,递给喻文州一个还冒着热气的煎饼果子。

 

  很多年以后,喻文州关于这件事的记忆被时间冲淡,但是那种从手心传至心底的温暖,他始终清楚地记得。

 

  日子一天天过去,喻文州慢慢习惯了黄少天多到泛滥的话语,也慢慢地接纳他成为自己生活的一部分。

  唯一还需要再适应的地方就是,他进出实验室的巨大反差。郑轩还开玩笑说:“他穿上实验服就跟变身了一样。我怀疑他有双重人格。你说我们要不要找个心理医生给他咨询一下。”

  同学们纷纷表示,每次上他的实验课都有一种“这人谁啊我不认识”的感觉。出了实验室,被黄少天吵得脑壳疼得时候,又想“这货谁啊刚才给我上课的是他吗”。

 

  痛苦的期末考之后,暑假开始了。这次的期末考,喻文州的成绩比起上个学期有所提升,但他还是老样子,速度太慢,题目没写完。而写完的题目基本上都是对的,准确率极高。

  喻文州和他的三个室友都是G市人,回家是同车的。出了车站后,就互相道别。

  喻文州家所在的小区种了一种不知名的灌木,初夏会开满姹紫嫣红的花。颜色俗气得要命,却又好看得不行。

  暑假回到家,喻文州第一眼看到的,也便是这些花了。

 

  喻文州知道黄少天也是G市人,但是直到他在楼下粥铺中遇到他时,才知道原来他们两家就隔了几条街。

  “世界都这么小了,你说我们以前怎么就没有遇到过”黄少天感慨道。

  “肯定遇见过的。只是那时还不认识罢了。”

 

  之后,他俩有事没事都喜欢凑一块。早上一起吃个早茶,晚饭之后一起散步消食,天气不热的时候,下午还会一起去糖水铺里吃个甜品。这俩小年轻都不知道,在老一辈的G市人眼里,糖水铺子是谈恋爱的地方。

  初夏的阳光明亮但不炽热。糖水铺子里没开空调,却也很凉爽。头顶的风扇呼啦呼啦地转着,更能让人有一种“这就是夏天”的感觉。

  黄少天点了一碗杏仁奶糊。奶香十足,又带着淡淡的杏仁味道。喻文州则点了一碗龟苓膏。吃之前浇上一些薄荷糖水,吃起来滑软清凉的同时还有淡淡的甜香。

  吃完甜品后,再沿街走上一段。午后的阳光让人感到舒适和惬意,还有些昏昏欲睡。要是退休以后,能找个人像今天这样打发下午的时间,日子该是有多美。

  还没就业就想着退休了,这样不行,年轻人要有点激情啊喻文州。

 

  晚饭后说是散步消食,黄少天又总要买点吃的。买了一袋糖炒栗子之后,吃两颗就说吃不下了,把一整袋板栗扔给喻文州。喻文州也吃不下,就替他拿着。

  走了一会儿,黄少天又说想吃鸡蛋仔。喻文州颠了颠手中的纸袋:“你的板栗还没吃完呐。”“我不管,我就是想吃。”

  结果没吃几口又都扔给了喻文州。

  “你放心吧我等会儿带回去分给我家附近的小孩,不会浪费的。”

  “你经常这样做吗?”

  “对啊,我是不是很有爱心”

  喻文州脑内画面:小孩吃了零食不肯吃饭,被父母追得满街跑。

  “那些小孩的家长应该都……挺不待见你的吧?”

  “没有啊,她们对我可好了。我爸妈经常不在家,她们就叫我去她们家吃饭。所以我就经常给她们小孩带零食吃。”

  “都是你吃剩的吧。”

  “哪有,我不过是在路上偷吃了一口。你看这些吃的,长得这么可口,又这么香,忍不住咬一口是人之常情吧。”

  “一口?”

  “好吧有时候是两口。尝了一口之后又会忍不住再尝一口也是人之常情。”

  这个话题到这里就差不多结束了,可黄少天是什么人呐,你担心什么都不用担心没话聊。

  “你不问问我爸妈为什么经常不在家吗?说出来吓死你,他(她)们是混道上的……演技太差了喻文州。我知道你不信的。我还是说实话吧。他(她)们都是Z大的教授。”

  喻文州“哦”了一声。怪不得他是个神童了,强大的基因,典型的赢在起跑线上。

  “他(她)们搞起学术来就完全忘了自己还有个儿子。而且,高级知识分子,你懂的,脑回路不是一般的曲折。”

  “怎么说?”

  “他(她)们听说我们系一个女生都没有的时候,就鼓励我养盆栽,说什么提前适应老年孤苦生活。搞笑,我条件这么好,还怕找不到人吗?诶等一下,这是什么?”

  黄少天发现路边一台双人的打地鼠街机,拉着喻文州一起蹲下了。

  因为是双人的,所以地鼠很多,但是黄少天游刃有余,看得出来是故意漏了几只地鼠给喻文州。到了后来,黄少天渐渐打出状态,因为太忘我,一个人把全部的地鼠都解决了。喻文州就拿着锤子在一旁干看着。

  “这不黄少吗?都做老师的人了怎么还玩这种幼稚的游戏。”宋晓路过,认出了蹲在路边的两人,然后和黄少天打闹着,加入了饭后散步的队伍。

  三人不知不觉逛到老城区,黄少天说走不动了。喻文州拦下了一辆人力三轮车,车上只有两个座位。那就意味着有一个人要坐在另一个人的腿上。

  三人交流了一下,发现体重最轻的居然是黄少天。

  “主要是人矮,所以轻。”宋晓顺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然后被某人愤怒地拍开:“一米八了不起啊!我四舍五入一下也是一米八!和你一样高!”

  上车后,两人的嘴仗还在继续。黄少天坐在喻文州腿上。喻文州的双手很自然地抱着他的腰。黄少天正专注地和宋晓互喷口水,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

  “我发觉我们三个人里就你坐得最舒服了。心机啊,你是不是谎报体重了。”

  “你污蔑我,我看起来像胖子吗?”

  “不像胖子,像矮子。”

  “宋晓你说话小心一点,你的课程评价在我手里。得罪了我你下学期就别想混了。”

  一米八的大个子立马怂了:“对不起我错了,黄少你今天有两米。”四舍五入一下。

  取得暂时胜利的黄少天又有了别的担心:“我们应该算超载了吧,会不会被交警抓啊。”

  “老城区哪来的交警。”

  “我们迟早会回到大马路上去的,笨。”

  “我住老城区,到时候我下了你们不就两个人了吗?”

  宋晓下车后还不忘关心喻文州,问他腿有没有麻。

  “没有,少天确实不重。”

  “略略略”黄少天幼稚地朝他吐舌头,一点为人师表的样子都没有。

 

  黄少天说,因为他父母经常性不在家,他被锻炼出了做菜的技能。他说完这话之后没几天,喻文州就见识到了他口中的做菜技能。

  “……少天,要我给你背一下方便面的食品添加剂吗?”

  “我知道我知道,我这不是找不到其他能吃的了吗。你别背,背了咱俩都得饿肚子。你别拿那种眼神看我,我又不是天天吃这种垃圾食品。我上一次吃方便面已经是前年的事了。偶尔吃一次不会怎么样的。”

  “这包方便面不会是前年的吧”

  “不是,这是我妈最近买的。她前段时间很热衷什么方便面的创新吃法。什么拉面丸子、拉面煎饼。做出来没人吃,她自己也觉得没意思,就不玩了。”

  等锅里的水滚起来后,黄少天拿了两个碗,分别到了半碗开水进去,再把面饼放进锅里煮。

  他一边向碗里加调味料一边问喻文州:“你有没有什么宗教信仰?”

  一般人都会被他问懵,但喻文州居然理解了他的意思:“没有。不是佛教徒,不斋戒。也不信伊斯兰,可以吃猪肉。少天不是和我一起在食堂吃了很多次,应该清楚的啊。”

  “谁叫你都不怎么吃肉,我还以为你吃斋。不过说真的你太让我省心了。不像我爸,你说他一个大学生物教授,搞什么封建迷信,整天吃斋礼佛。我妈问他佛祖的体细胞有没有细胞核细胞质细胞膜。你猜他怎么说。他说,很多事情,理论上是一回事,实际上又是另一回事。”

  黄少天把面捞起来放进碗里。煮面的那锅水倒掉,因为很多脏东西煮出来都在里面,不能吃。

  煮起来的方便面要比泡起来的好吃,面条更软一点。

  黄少天端过来的碗里除了面,还有烫过的白菜叶和几片熟食店里买来的牛肉。

  “我自己调的味,没有用调料包,那里头全是食品添加剂。放心吧不会难吃的,我调味还是很厉害的。”

  那碗面的味道怎样喻文州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觉得两个人在家里吃饭的感觉很幸福。








评论
热度(43)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