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急不急

【喻黄】雪印(四)

  • 李远:我一个召唤师,怎么就给你搞成了这种人设

    对不起,我对保卫萝卜的印象太深了233

  • 第一章☞(1)  








  黄少天在楼下等喻文州一起去散步,觉得无聊就捏了一朵花在手里玩。

  “少天,要爱护花草树木啊。”

  “不是我摘的,是它自己落到地上的。像我这种有智慧有理想有道德的先进青年,怎么会做这么没公德心的事?”

  花落了,夏天结束了。

 

  新的学期开始,喻文州和同寝的几个一起搭上了北上的车。

  这个学期黄少天依旧教他们有机化学,可能下个学期也是由他来教。大三的专业课就不是他来上了,实验课可能偶尔还会让他来带一下。

  每次实验课大家都要穿白色的实验服,看起来有点儿像医生的白大褂。制服诱惑这个词,用在穿着实验服的黄少天身上再合适不过了。再加上他不说话的时候,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

  黄少天这个学期还开了一节公共选修课,叫“舌尖上的化学”。主要是介绍食品工业中常用的食品添加剂。保证你上完课之后一个月内不想再吃任何零食。

  这门选修课的起源要追溯到魏琛的“食品化学”。魏琛现在分身乏术停止教学,黄少天接过他的火把,继承他的意志,继续诲人不倦。还改了课程名,吸引更多无知少年。他还想了句口号——“一天一根火腿肠,活不过五十岁”——让同学每节课结束的时候喊一喊。

  有不是化学专业的同学问黄少天,为什么每天吃香肠活不过五十岁,被黄少天严肃地教育了:“配料表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亚硝酸钠呢。同学,你可以傻,但不能瞎。”

 

  “黄少,怎么突然有兴趣吃这么乡土的食物了。”徐景熙闻着香味凑过来。

  同寝的几个把宋晓的行李箱放倒当作桌子,摆上装了番薯的饭盒,一群人正围着行李箱坐在瓷砖地板上。

  “上我选修课的一个学生送我的。就那个大一新生,叫李远来着。他家就住在郊区,祖上三代都是种田的。我上次去他家玩,然后他妈妈对我印象特别好,经常叫他带一点吃的给我。我跟你们讲这番薯可不是一般的番薯,它是用油煎过再喷水焖熟的,超级香。而且这是李远自家种的,绝对的有机无污染。我还跟李远说,毕业以后就回家种田算了。现在种田多赚钱啊,你看绿色有机蔬菜这么贵。我觉得李远以后要是追女孩子的话,可以跟人家说‘想吃什么我来种’。哈哈哈哈哈哈是我肯定嫁他。”

  东西确实好吃,而黄少天只吃了半个不到,因为他一直在说话。

  郑轩嘴里嚼着东西,口齿不清地说:“黄少就这点最好,从不吃独食。”

  “什么叫就这点好啊。我有点很多的知不知道。还有,人要有分享精神懂没懂。很多人一起分着吃的东西才最好吃,哪怕你只分到了一点点。你知道法国菜为什么每道都只有那么一点点吗?因为再好吃的东西吃多了也会腻。”作为一个思维严谨的科学研究者,黄少天聊天的时候却从来没有什么逻辑。

  宋晓个头大,吃得也是最多:“你那什么少爷脾气,吃两口就腻。好吃的东西当然要吃到饱才最爽。”

  “用你的膝盖想想,哪家少爷会跟你们分番薯吃?”

  “为什么要用膝盖想,不可以用手想,用脚想吗?”艺术生的思维总是难以捉摸。

  “膝跳反射知道不?”徐景熙当然知道,但是黄少天开口从来都不会只是这么简单的一个问句,“你初中有没有好好学?就算初中没读好书,高中总该认真听课了吧,不然我真怀疑你是怎么考上大学的。膝跳反射我觉得应该是普及教育了,是常识。没点常识你还来上大学?喻文州你说是不是?别这么安静嘛。我知道吃东西专注是好事,长身体嘛,但是你不觉得我们一起聊天更有趣吗?”

  “少天,我们现在已经不长身体了,吃得再多也不会长高了。”

   “你妹!不就是比我高两厘米吗。两厘米什么概念,就是两个大拇指指甲的长度。你看,就这么短。看清楚了,这么短,正常人根本没法儿用肉眼分辨。所以我俩是一样高的一样高的。”黄少天被戳到痛处,勾起了不愉快的回忆。

  

  黄少天和喻文州经常走在一块,有时遇上个别有礼貌的学生,对方都会朝喻文州打招呼:“老师好”

  黄少天:“……”

  “少天”

  “叫我黄!老!师!我去那个小屁孩实在太没眼力劲儿了,我到现在还是很不爽。别让我再遇到他,不然分分钟教他做人。”

  “少天,按年纪算,他比我俩都大,是大三的学长。”

  “大三了不起啊,我才是他学长。”

 

   宋晓显然也是知道这个梗的,马上就站出来贡献了一个段子。

  黄少天和宋晓走在一起的时候,宋晓也被误认作老师过。宋晓比黄少天高半个头,因此黄少天就坚定地认为是身高的缘故,那段时间拼命地补钙。结果身高没长,反倒是智齿开始蠢蠢欲动,痛得他只能吃流食,整天托腮思考人生。

  宋晓的行为换来了黄少天的追杀。

  “宋晓你给我站住,同学爱呢同学爱呢同学爱呢?”

  “谁和你是同学爱,我们是师生情,我是师,你是生。”宋晓不怕死地说。

  另外两个在一旁看热闹的也不忘损他几句:“是啊黄少你扪心自问一下,你哪有一点儿为人师表的样子,下了课就跟学生打闹。”

  “对啊对啊,而且神经粗得像电线杆,丢三落四的。上课忘记带书是家常便饭。虽然你没书也能讲课确实很牛13”

  “我去仇恨转移了”

  “你们都给我站住,我今天要一挑三!”

 

  喻文州已经习惯了和黄少天一起在图书馆中自习。

  离阳光最近的地方,再孤独、再冰冷、再疲惫的灵魂也会归于安宁、平和。

  喻文州的动作还是那么慢,黄少天把事情处理完后总要再等他一段时间。

  午后日影渐长,从窗外透进来的太阳光慢慢从桌脚爬上桌沿,落在那个午睡的人头上。黄少天的头发颜色偏浅,在阳光下散发着温暖的光芒。

  喻文州盯着他看了很久,回过神来时无奈地笑了笑,转头再去看书,却看不清书上的字。

  光线转换得太快,瞳孔来不及调整。

  是啊,那样耀眼的光芒,对于待在阴暗角落里的他来说,哪怕只是看一看,都不行。

 

  黄少天睡醒后开始无聊地转笔,一不小心在脸上划了一道。

  “我英俊的脸啊!!!!!”知道这里是图书馆,他很好地控制住了音量,但还是掩盖不了那强烈的语气。

  黄少天拼命地搓自己的脸,搓完后指着那半边脸问喻文州:“还有没有印子?”

  “还有”他撒了谎。

  “我帮你”他起身,用大拇指摩挲那片被他搓红了的皮肤。

  “你用力搓啊,这么轻肯定弄不掉。你放心我不怕疼的。”

  “好了”把手拿开的时候还恋恋不舍地捏了一把。

  “真的假的?你别骗我。”

 

  那天下午他们从图书馆出来还早,在路上遇见了一样往食堂走的李远。黄少天走上前搭住他的肩:“李远,你上次给我带的水饺啊,它的馅超好吃的。胡萝卜、香菇、肉沫、虾皮,还有个什么啊,吃起来脆脆的,超级爽口。”

  “荸荠”

  “荸荠!神来之笔啊。你妈妈真是天才,她怎么想到的?有了这个荸荠,这个水饺就把其他所有饺子都比下去了,绝对的鹤立鸡群啊。这口感太与众不同了,太赞了。”

  “我妈说包饺子的馅还有多,她把它炒了一下,可以拌饭吃。你要吗?”

  “要!当然要!做你妈妈的儿子真幸福。你改天问一下她有没有收干儿子的想法。”

  “我拒绝。我觉得她对你已经比对我这个亲儿子还要好了。”

  喻文州走在一旁,带着笑。

  他突然意识到,太阳是不可能专属于任何一个人的。黄少天是太阳,无差别地温暖万物,而他只不过是其中之一。

 

  大二的实验课难度有所增加,喻文州慢吞吞的速度连累黄少天也一起错过晚饭。

  他们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天上的万千繁星,都映入黄少天澄澈的眼中。

  喻文州有一种亲吻他双眼的冲动。

 

  “这么晚了食堂肯定没饭了。我看还是翻墙出去找吃的好了。”

  这都翻墙翻出惯性来了。“现在还早,我们可以大大方方地从正门出去。”

 

  吃饱喝足后,两人并肩走回学校。从小吃街的车水马龙,慢慢走到文教区的人烟稀少。喻文州心里突然有了颇多感触。其实人生也是一样的,有起有落。但如果是和黄少天一起走的话,无论到哪儿,风景都同样别致。如果能牵着手,将掌心的温度传递给彼此,就更好了。

  有什么轻飘飘的东西落在头上,打断了他的思绪。

  “喻文州你看!下雪了!”

  时间过得真快,冬天悄然而至。这个学期也将要结束。

  “明明刚才还好好天,星星都能看到好多。现在居然下雪了,太神奇了……”耳边某人滔滔不绝的废话让他心安。

 

  望这晚细雪飘满地不想你与我再说分离

  盼明晨太阳融冰千里让悲伤都一起化成蒸气











  • 望这晚细雪飘满地不想你与我再说分离  

    盼明晨太阳融冰千里让悲伤都一起化成蒸气    ——邓丽欣《京都之雪》 

    B站有个降调的喻文州版的《京都之雪》,我觉得超好听,在这里卖个安利。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7753549/(喻队的歌从09:53开始)是涤非太太的作品,评论里有曲包可以下载。

    我本来想介绍的视频是《ta对ta唱的情歌》,里头不但有比较完整的《京都之雪》,而且还有少天对喻队唱的情歌。这么美好的一个视频,结果被太太自己给删了,我尊的欲哭无泪。 

  • 下一章☞(5)                   

     




评论
热度(46)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