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积如砥,情来如矢

【喻黄】雪印(五)

  •   我觉得我的手残已经没救了。我打“黄少天”打出来的都是“黄横扫天”“黄上天”“黄河搜啊天”“黄沙傲天”“皇嫂天”“黄守田”

  • 看到开头莫方,我只是埋个伏笔

  • 第一章☞(1)  









第十赛季结束,兴欣宣布叶修退役。

 

  河西走廊有一种特别的植物叫半日花。一年之中只开一次花,从盛放到凋零的时间仅为半日。他们的职业生涯就像半日花的盛开,转瞬即逝。

  每年都有四季,春夏秋冬轮回不止。但上一个春天和下一个春天是不同的,没一朵盛开的花也只有一次盛开的机会。

  但是,一个人证明自身价值的机会,一辈子有一次就够了。

  蓝雨第六赛季的夺冠,对于荣耀联盟十年的发展来说,只是一次短暂的盛开,但对喻文州来说,是永恒的瞬间。

  他有夺二冠的野心,同时也满足于第六赛季的辉煌。所以他现在最大的追求并不是带领蓝雨拿下第二个冠军,而是他的副队长,黄少天。

  而此时的黄少天正在苦口婆心地教育队中小辈:“瀚文呐,你黄少哥哥出道三年就拿了总冠军。我对你的要求已经很低了。就明年吧,你争口气,给我们蓝雨拿个总冠军。”

  “好的黄少!”

  “少天,瀚文明年才十七岁。”

  “十七岁怎么了,自古英雄出少年。”

  “黄少说得对!”

 

  那天晚上,喻文州少有的失眠了。成为职业选手之后,他就养成了良好的作息。虽不像张新杰那样变态,他的生物钟也算很规律的那种了。

  夜里一点钟,还是毫无睡意。起身,打开桌上的台灯,写了一封给黄少天的信。

 

  接到世邀赛集训的通知时,他和黄少天都已放假回家。在出发到B市之前,他约了黄少天在蓝雨训练室见面。

  夏休期,训练室里空无一人。所以喻文州才敢一见到黄少天就把他搂在怀里。

  他其实有些心虚,不敢看对方的表情。这样的姿势让他感到踏实。

  这一天喻文州的话特别多,黄少天的话特别少。

  “少天,我写了一封信,放在你房间的床头柜上。夏休期结束后,你回到蓝雨,便能看到那封信。我有足够的耐心,等待一个夏天。但是,我知道,只要一见到你,我所有的耐心都会消失。所以在集训前,我约你出来,是想把这些话提前告诉你。”

  “出道至今,我们共同战斗了六个赛季。六年,十二次转会窗开放,这么多选手通过转会窗分分合合,而我们自始至终一直在一起。真好。”

  “六年。但我们相识,已经九年了。很快,我们会有第一个十年,将来还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我的人生,从十六岁起,就是全部属于你的。那么你呢,愿不愿意把接下来的人生交给我。”

  把话说出来之后,喻文州终于有了勇气松开怀里的人,拉开距离看他的表情。

  不料黄少天按住他的头,又将两人的距离拉近。

  他给了他一个吻。

  他热烈地回应了他。

 

  喻文州睁开眼,看见了天花板上的七颗荧光星星。天已大亮,它们反而不发光了,几乎要和天花板融为一体。

  

 

  一个能赖床的早晨是美好一天的开始——郑·亚历山大·轩

  郑轩翻了个身,看见喻文州在打电话。

  和平时的标准微笑不同,看得出来他现在是真的开心。笑得牙都露出来了,那肯定是黄少天的电话了。

  “黄少的电话?”

  “我打过去的。”

  “你也挺不容易的,这个月交完电话费就只能去喝西北风了。”郑轩说完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把脸朝向床内侧,打算接着睡。

  喻文州一声不响地开了免提。

  黄少天在电话那边听到了两人的对话:“郑轩起床了?不容易啊,今天是他起最早的一次了吧。一日之计在于晨啊,你跟他讲以后不要把大好时光蹉跎在睡觉上了,我们作为社会主义好青年……”

  喻文州,同学爱呢!

 

  回笼觉没得睡了,郑轩无奈地起了床,打着哈欠问喻文州:“这么早给黄少打电话啊。”

  “不早,已经八点了。”

  “真难得,你平时不都六点多起的吗?”

  “嗯,做了一个挺长的梦。”

  “什么梦”

  “不好说”

  “正常。我也是这样。眼睛一睁就把梦忘了个干净。”

  喻文州没有应他。

  怎么会忘呢,梦中怀里的温度,那么真实。

 

  “你最近好像都学得特别晚。”黄少天已经困得连眼睛都睁不开了。

  “嗯,我打算申请大三去德国做半年交换生。”

  “这不还有一个学期准备嘛,你急什么,先把期末考搞定吧。而且德国有什么好的,那群大胡子德国佬讲得有我好吗?不过那边学术环境确实要比我们这儿好很多。就是伙食肯定很差,天天香肠土豆。哦我忘了有唐人街来着。全球各地都有唐人街嘛。听说那里的东西又贵又不好吃。也对,主要是骗外国佬去消费。唐人街以外的中国菜馆应该也挺好找的,毕竟我们人多,华侨肯定也多。喻文州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吱一声啊。”

  “有在听。不过我还没有考虑这么多。”

  “不行啊你,目光要长远。”

  喻文州笑了笑,继续埋头看书。

  黄少天觉得无聊,开始自言自语:“你学得这么辛苦不累吗?我看着都累。我跟你讲,对自己好一点,因为一辈子并不长;对身边的人好一点,因为下辈子不一定能遇见。我讲得很有道理对不对?我都佩服我自己啊。这么有道理的话一定要记下来,将来出本《黄少语录》。全球销量分分钟破亿我跟你讲。反正现在只要是个人就能出书,而我又是那么英俊潇洒的人。出书之后再搞签售会,仰慕我的少女排起队来可以绕地球n圈。”

  和黄少天相处久了,喻文州概括段落大意的能力提高了不少,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我会对你好。”

  然而黄少天的思维已经不知发散到哪儿去了:“什么对我好啊,我在说签售会。你说我要不要现在就开始练字。我这么帅的人一定要配上帅气的签名。我看你字写得不错,要不你教我好了。”

  “好”喻文州本以为黄少天只是三分钟热度,便随口答应了。所以当黄少天真的拿着签字笔和练字本来找他的时候,他有点懵。

  “签名啊签名。你说过要教我的。”

  然后……

  “这个太端正了,我要潇洒一点的。”

  “不行这个还是太规矩了。”

  喻文州也没办法了:“少天的名字笔画少又简单,反而不好施展技巧。所以少天的签名有自己的风格就好。”

  “你说得有道理。”黄少天说着又拿起纸笔风风火火地走了。

 

  寒假的时候,喻文州见到了黄少天的爷爷。原因是……

  “我爷爷啊,要我陪他去逛花市。你来陪我呗,要不然我肯定会无聊死。”

  “好”

  G市春节有花市,四时鲜花都有。

  到了地方后,喻文州大老远地就看见了黄少天。

  黄少天并不高,在人群中不出挑,但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他。

  “爷爷好,我叫喻文州。”

  “这就是你和我说的那个学生?”

  “对啊他可勤奋可努力了。他虽然没有你孙子我……”

  “你小子别驴我,他是你老师吧”

  黄少天:“………………”

  喻文州:“……”

 

  黄少天说怕无聊,但其实他们爷孙之间的交流还是很通畅的。

  爷爷盯着毛茸茸的黄色蒲公英看的时候,黄少天吐槽道:“它结果之后。风一吹有你好受的。”黄少天抱着一盆蓝色绣球花过来的时候,被爷爷嫌弃:“这色调太冷了我不喜欢。”

  爷爷看上了不少花草,都由黄少天和喻文州抱着。黄少天不满道:“我跟你说别在室内养这么多花花草草,到了晚上会和你抢空气的。不是有新闻说某老头在卧室里放了好几箱水果,结果睡了一觉之后窒息休克了。”

  “这道理我当然懂。你爷爷我可是高级知识分子,没那么无知。诶这盆多肉不错,我看最近挺流行这个的。”

 

  送老人家回去之后,两人又在路上走了几圈。

  “爷爷真是紧随时尚啊。”

  “那可不,他心态超年轻的。年轻人喜欢的东西他一样都没落下。当然老年人喜欢的也一样没落下。除了下棋打拳,还会玩电脑游戏。”

  “这样挺好的。我奶奶是个文盲,连普通话都不会说。不会下棋,也拉不下脸去跳广场舞。时间很难打发,有时候在沙发上一坐就是一下午,就只是发呆。”喻文州觉得这样的老年生活就是一个悲剧。无知绝对是最大的痛苦。

  他说这话时脸上还带着风轻云淡的微笑,但心情已有些低落。

  “奶奶就是少个说话的人。这还不简单嘛。我可是土生土长的G市人,粤语可遛了。我有空就去串门,保证她不无聊。我看择日不如撞日。正好今天你陪我爷爷逛花市,那我就陪你奶奶说话。走走走,带路,去你奶奶家。”

  喻文州看着喋喋不休的黄少天,感到一股暖意从心脏处流向全身。

  “愣着干嘛,带路啊。我没在开玩笑。你也知道我是个说走就走的人。”

  “谢谢少天,但是我奶奶,三年前就去世了。”

 

  寒假结束,新的学期开始。徐景熙被同寝的几个骗去上了黄少天的《舌尖上的化学》,真是难为他这个艺术生了。

  “好了好了铃响了,赶紧的说下我们的结束语——一天一根火腿肠,活不过五十岁。”

  “不押韵啊黄少”

  “我去我第一天上课的时候你怎么不讲”

  “那时候还不熟嘛”

  “行了行了,你们别指望一个搞化学的能有多好的语文水平。下课吧下课吧。诶等一下那谁,徐景熙,来我办公室一趟,别以为我没看见你上课的时候没认真听讲,在书上乱涂乱画些什么呢”

 

  徐景熙已经做好了挨批的心理准备。到了办公室后,黄少天坐到椅子上,整了整衣领说:“作为不认真上课的惩罚,帮我画一幅肖像。画得帅一点啊。”

  徐景熙不明所以,但还是照做了。他笔下的黄少天一手叉腰,另一只手伸出一根食指,脑袋上飞着一个硕大的文字泡,里头写着:“一天一根火腿肠,活不过五十岁。”

  黄少天接过画,愤怒地擦掉了文字泡,拿起来端详了片刻后在右下角签上自己的名字。他满意地点头,而后又皱眉,把画递给徐景熙:“算了还是先由你保管吧。放我这儿的话我说不定明天就丢了。”

  “我能问一下黄少你要这画做什么吗?”

  “……你知不知道谍战片里的配角都是怎么死的?”

  “八卦是人的本能啊。”







评论
热度(64)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