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积如砥,情来如矢

【喻黄】雪印(六)

  •  下章完结

  • 第一章☞ (1)  








 为了备战化学国赛,卢瀚文利用课外时间到喻文州家里一对一练题。

  虽然喻文州已经退休,但以一个教授的收入和积蓄来说,喻家真的太小了。一室一厅,一件多余的家具都没有。

  他们的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有人登门拜访,对方说自己是徐景熙的儿子,来送一幅画。

  那是一幅肖像,右下角龙飞凤舞地签着一个人的名字。

  “你爸爸为什么不自己来”

  “……他说他老了走不动。”其实,徐景熙说的是,他不敢面对情绪崩溃的喻文州。

 

  “我爸说他当初只是随便一画,但那个人说要把它当出国礼物送给你。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没能送出去。我爸最近整理旧物的时候找到了这幅画,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他说,这大概是上天给你的救赎,都这么多年了,原谅自己、放过自己吧。”

  那张纸已经泛黄,炭粉也落了不少,线条的颜色变得极淡。

  喻文州本来以为自己已经忘了黄少天的样貌,但这份来自五十多年前的礼物,使回忆慢慢清晰。

  

  卢瀚文知道黄少天,那个早夭的天才。

  那天的辅导没有再继续,卢瀚文提前回家了。

  卢瀚文来来回回喻家那么多次,这还是他第一次注意到楼下的这丛灌木。随着天气转热,不知不觉间,它已经开出了零星的几朵花。颜色俗气得要命,却又好看得不行。

  他不知道喻文州和黄少天是什么关系,仅一幅肖像而已,就能让冰山一样的喻文州有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这个问题的答案,一直到喻文州的葬礼之后,他才知道。

 

  有个记者在喻文州的遗物中找到了什么。很快,就出现了这样一篇新闻报道——

  《“德高望重”的同性恋者 Z大教授的病态恋情》

  随文附上了一封信。

 

二十岁的喻文州:

  你好,我是七十六岁的喻文州,五十六年后的你。

  给你写这封信可以说是因为一时冲动。这个理由对你似乎缺乏说服力,因为你深知,你我都不像是会感情用事的人。

  他们说老人和小孩一样,缺少自制力。这话真的不假。

  我想,你就是因为太冷静了,才会失去爱。你已经习惯了在最合适的时间与地点,做最恰当的事,说最妥帖的话。但是,正因为考虑过多才堪堪错过。

  不管怎样,先祝你二十岁生日快乐。你大二了,之前的默默耕耘渐渐有了收获。提前告诉你也没有关系:大三第一学期,你将获得德国的交换生资格。我知道你不会流露出太多的喜悦。因为达到这个目标在你意料之中。你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并会制定好计划一步一步去实现。

  你不聪明,但也不笨。你没有天赋,但非常努力。所以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

  我知道,你在烦恼的,是另一件事。

  这件事,我也可以提前告诉你答案:毫无疑问地,你爱黄少天,而且非他不可。

  我想告诉你,要大胆地、早早地向少天坦白自己的心情。虽然你可能会被他拒绝……

  这说起来有点当局者迷的意思。我到现在都还没弄明白少天对你的感情。也许他是直的,也许他只是分不清自己的感情。但是,就算少天分不清,你总是分得清的。你不能骗自己。

  我知道你的想法。对社会清醒是一件好事,但不能因此对自己不清醒。我也知道你想慢慢来。然而,慢,有时会让你失去机会。

  一辈子一次的机会。

  从德国回来后,你才知道,少天死于一个多月前的实验事故。你后悔了五十六年,并且终身未娶。

  如何减少由于失去生命中无比珍贵的东西而迸发的痛苦。这是你这辈子解过的最难的题。

  我求过所有神明,让老天把他还给我。最后不得不承认自己在做无用功。是的,你是个软弱的人,老了之后会承认命运变化,承认时间强大。

  朋友给我灌鸡汤,希望我从过去走出来。

  站在痛苦之外规劝别人,是件很容易的事。我问那个朋友:“你见过太阳吗?”

  年纪越大我越觉得,如果当初上天只送给我一丝微弱的光亮,而不是整个太阳,我现在也许不会这么痛苦。

  我给你写这封信并不是为了让你去改变这个结局。把这封信寄给你的想法太不科学,太幼稚。然而我还是写了这封信,正如开头所言,是感情用事。

  给你写信,是因为你和我不一样。我的人生已没有希望,只能靠回忆生活。而你还能见到他,触摸他,拥抱他。所以,告诉少天你爱他。如果你足够幸运,少天对你也正好有同样的感情,你一定一定,要在每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牵着他的手,并肩走过呼啸的风雪,在路的尽头拥抱他。

 

 

  新闻总在不断更新,这件事很快就被人们淡忘。只有卢瀚文,还会时不时想起那个温和耐心的教授,想起他在那封信里的后悔,后悔当初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然而这又不能全赖他。哪怕到今日,社会对他们的包容还是不够,更何况是半个世纪前。

 

  大概是一年之后的某一天,在盯着电脑看了一下午之后,眼睛酸胀的卢瀚文决定出去放松一下,在校园里乱转。走着走着,到了一座图书馆前。

  这是学校唯一一座图书馆。现在,电子书全面取代纸质书,大学的图书馆大多改成别的建筑,另作他用。喻文州捐钱保留了这座图书馆。

  喻文州对物质生活没有太大的追求,所以衣食住行开销不大,再加上教授的收入非常可观,使得他在晚年有了一笔不小的积蓄。

  他将自己的毕生积蓄捐给了母校,之后仅靠领取养老金生活。然而,书本的维持费用,管理人员的工资等等,喻文州的积蓄也许撑不了多久。

  有人问过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说,这里承载着他学生时代的记忆。他每天都在这里自习到很晚,已经有了感情。

 

  进去看看吧。

  不管喻文州保留这座图书馆是出于什么目的,带给学生的影响总不会是坏的。卢瀚文这样想着,走到了一个大书架前。

  喻文州不但捐了钱,还捐了书。他的藏书很多,装满了好几个书柜。

  卢瀚文随手翻开一本武侠小说,发现里面夹着一张折了两折的纸,展开一看,是黄少天的肖像。

  在右下角黄少天的名字上面,有人用漂亮的行楷签了三个字:

  喻文州












评论(1)
热度(62)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