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积如砥,情来如矢

【喻黄】庄周梦蝶(《雪印》番外)







  世事一场大梦

 

  映在窗帘上的阳光像一条河,时光暗涌,波光粼粼。

  喻文州感到脖颈处有某人呼吸的热气,一转身,便看到了熟睡的黄少天。

  喻文州有那么一瞬间,几乎认不出黄少天来。

  年轻的面孔,眉眼却那么熟悉。

  像是在确认什么,喻文州用手不停地在黄少天脸上摩挲。

 

  黄少天做了一个梦。一次比赛后他俩偷偷接吻,给冯主席撞见了。老冯没有捂心口倒地,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开始揉黄少天的脸……

  然后黄少天就吓醒了,看到罪魁祸首之后,脑子还没有彻底清醒,嘴巴已经开始工作了:“我去现在才几点啊,外面天都是黑的。全明星可是在晚上,起这么早干嘛。你别告诉我现在就是晚上,我的生物钟还没有乱成那样。话说下次别再用这种方法叫醒我了,我会梦到冯主席不停地揉我的脸!太诡异了!还好只是一场梦,不然我都要得心脏病了。”

  是啊,还好只是一场梦。

  喻文州抱着黄少天,轻拍他的背。黄少天的声音渐渐小下去,很快就又睡着了。喻文州毫无睡意,就一直静静地看着黄少天。

 

  第十一赛季全明星前一天,G市日均温有16℃,而天气预报说H市全明星那几天会下雪。喻文州特别提醒队员们要多带义衣物。队员们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不用他多费心。他这句话,主要是说给黄少天听的。

  每次外出,黄少天的行李是最少的。客场作战一般只用住一个晚上,所以他就只带一套换洗衣物。包里除了账号卡、身份证和钱包之外,就真的只有一套衣服,别的啥都没有。就算全明星是三个晚上,他也只是多带了两套衣服。

  而喻文州的行李是最多的,每次出去都要拎一个小行李箱。因为除了他自己的东西之外,他还要为黄少天考虑。

  蓝雨的队员们经常发现,他们副队长身上的外套是队长的,围巾是队长的,手套是队长的,墨镜是队长的。他们不知道的是,连副队长这个人都是队长的。

 

  机场会合时,黄少天的行李还是最少的,就背了一个双肩包。他穿的也是最少,就一件衬衫,还是上次客场的时候喻文州借他的。不过手上挂了一件大衣外套,还算是有进步

  “黄少你不是不喜欢穿衬衫的嘛”

  “我什么时候说过了。衬衫如果穿在外套或者毛衣里面的话,还好,我可以只把领子那边的扣子扣两颗起来就行了。如果单穿的话,就要把所有的扣子都扣起来,那太麻烦了。不过这衣服是我出门前随手抓的,也就将就着穿了。”

 

  黄少天晕机晕车晕船晕一切交通工具,所以一上飞机倒头就睡。蓝雨队员十分珍惜这难得的安静,专注地各干各事。

  喻文州也是。虽然已经是他的人了,他也还是会趁此机会吃一把豆腐。喻心脏和其他三大心脏的不同点在于,他的内心,除了黑,还有黄。

 

  一下飞机,凛冽的北风就往脸上拍,冻得大家都缩了缩脖子。喻文州觉得黄少天还是穿得太少。

  “少天,你带毛衣了吗?”

  “没有”

  他猜也是,“到了宾馆后去我房间一趟。”

  “哦”天气太冷,冻得黄少天话都少了。

 

  黄少天刚放下行李就说想出去玩。

  “等下,先换衣服。”

  “我不喜欢高领毛衣,勒得慌。”

  “放心,是低领。”喻文州说着替他把毛衣套上。

  他俩身高差不多,但袖口处还是有些长了。喻文州单膝跪下,替他卷袖口。黄少天乖乖地伸手让他弄,嘴里还念叨着出去玩的事。

  衣服换好后黄少天立马冲出去按响了所有队员的门铃,打算带全队出去浪,连郑轩都不情不愿地被拖了出来。

  喻文州拿了条围巾跟出来,三两下就给黄少天围上了。

  黄少天往下扯了扯围巾,把脸露出来:“我也不喜欢围巾,太闷了。”

  “高领毛衣和围巾,必须选一个。”

  “我两个都不选”

  “听话,风从脖子这儿灌进去,很冷的。”

  “知道了。但是你能不能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我会很不爽。”

  “什么语气?”

  “哄小孩的语气。你和瀚文都没这么说过话,让我这个副队的脸往哪儿放。”

  “好,少天不喜欢我就改。”

  默默跟在后面的蓝雨众人再次折服于他们队长娴熟的顺毛技巧。

  郑轩觉得眼睛痛。看来自己很有必要去配一副平光眼镜。这样至少是眼镜先碎,而不是眼睛先被闪瞎。

 

  看着熟睡的黄少天,这两天的记忆慢慢回到脑中。

  黄少天身上穿的水蓝睡衣是他的。喻文州出门总会带两套行李。他自己也记不清了,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种习惯的。

  喻文州的衣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在床边的沙发椅上,而黄少天的衣服则是胡乱地扔在上面。喻文州习惯性地帮他叠好,再出门。

  在外面给冷风一吹,脑子清醒了不少。

  一个长达半世纪的梦会不会太过真实。理性地想,反倒是眼前的景象更像梦境。

 

  喻文州回来的时候,给黄少天带了早餐。

  黄少天这一天出奇的安分,没有再出去闹。

  下午的时候两个抱在一起睡午觉,突然间有人敲门。两人是面对面侧着睡的,一边耳朵埋在枕头中,另一边则暴露在空气中。

  喻文州眼睛还没睁开,伸手去捂黄少天的耳朵,黄少天也伸手捂喻文州的耳朵。二人熟练地开启了双人防扰模式。

  过了一会儿,理智重新回到脑中,喻文州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个记者和一个摄像,说是全明星前的突击采访。

  “请等一下。”喻文州说着关了门。开玩笑,黄少天还在他床上。

  黄少天其实醒得差不多了,坐在床上发呆,大脑处于“正在开机”的状态。喻文州和他说了记者的事,让他坐到桌前,打开电脑,装出讨论战术的样子。

  喻文州去开了门,放记者进来。记者一看黄少天也在,心里咯噔一下。他职业生涯中的又一场话筒争夺战,来的那么猝不及防。

 

  晚上的全明星,不出意外的,蓝雨的三人被分在了同一队。

  一般来说,联盟都会把同战队的人分在一起,只有第七赛季的时候,联盟搞事情,拆了很多经典组合。

  黄少天是那一次全明星团战的MVP,和不同队的人也打出了精彩的配合。

  那天之后,喻文州收到了黄少天粉丝的一封信。

  那次的全明星让那粉丝觉得,如果黄少天的队友也是一线大神的话,他的表现能更出色,是喻文州拖了他的后腿。

  “喻文州,你凭什么”

  很无脑的言论。语气尖酸刻薄,质疑他的能力,觉得他不配做蓝雨队长,占去了黄少天这么好的资源。

  对这种指责,喻文州早就习惯了。他刚出道时,就受到所有媒体和荣耀粉的不理解。后来,他在团战中的价值渐渐显现,质疑的声音就少了。一直到蓝雨第六赛季夺冠,诸如此类的批评才暂时消失。没想到今天,又开始有人站出来骂他。

  “你凭什么”

  凭运气。命运让他遇见了包容他的蓝雨和辅佐他的少天。但他不会因为运气全盘否定自己的努力。比起命运,他更感谢当初的自己,能够坚持下来,不放弃。

 

  全明星赛毕竟是表演性质,大家都打得比较放松。两个联盟的财富因为是远程,闲得发慌,还聊了起来。

  楚云秀说自己最近胖了,问苏沐橙有没有什么除了节食以外的减肥方法。

  苏沐橙说:“这你应该问黄少天。”

  楚云秀表示不解。

  苏沐橙:“我觉得,在蓝雨一日五餐的大背景下,黄少还能保持标准体重,简直是bug一样的存在。”

  于是她受到了来自前线的垃圾话攻击。连喻文州都抽空回复了她:“少天容易饿也容易饱,所以每餐都吃的不多。而且,他不喜欢吃垃圾食品。”

  楚云秀:“那就没办法了,看电视剧没有瓜子我活不下去╮(╯_╰)╭”

  苏沐橙抓着这个话题锲而不舍地聊了下去:“我看喻队身材也好,你怎么保持的?”

  “……蓝雨没有一日五餐,只有少天一日五餐”

  “队长你污蔑我!!!你就说食堂一天供应几餐”

  “n”

  “n大于等于三”卢瀚文表现得很积极。

 

  赛后,人散得差不多了,两人才一前一后进了休息室,全明星上玩high了的黄少天朝喻文州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喻文州被吓到了,不是因为黄少天的偷袭,而是他看到了角落里的郑轩。

  全明星周末前两天的活动结束后,就没有非全明星选手的事了。郑轩之所以还在这儿,是经理为了方便管理,全员的机票订的都是同一天。

  不过好在郑轩似乎并没有看到他们。本来有机会成为唯一目击证人的郑轩此刻正在发呆,神游天外。

  慵懒是一门艺术——郑·亚历山大·轩

 

  从比赛场地出来后,黄少天还是很亢奋,喻文州也不急着回宾馆。两个便沿街散步,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天气预报所说的雪,在全明星周末的最后一个夜晚落下了。

  在北方,下雪天可以不用撑伞,因为雪是干的。南方的雪是湿润的,落在身上便化成水,带着寒意渗进体内。

  喻文州心细,出门前往大衣口袋里塞了一把很小的折叠伞。

  在周围人跑着躲雪的喧闹声中,他们俩走得不急不缓。

  黄少天看见雪显然很激动,话比平时还多,说个不停。

  喻文州什么人呐,过滤无关信息的能力可是一流的。他的耳朵只听见了最关键的那一句:“队长果然最好了,还记得带伞。”

  喻文州带着笑,为黄少天整理被风吹乱的头发。

  他忽然抱住了黄少天。

  他想,多年以后,当他们很老很老了的时候,头发已经落满了时光的风雪,而两个人相携走过的漫漫长路,是雪地里那一对清晰的印迹。


评论(3)
热度(73)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