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急不急

【喻黄】万水千山

  •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卡文卡得销魂

  • 让某人打了个酱油,只是纯粹觉得欺负他很好玩 ←这个坏人

  • 一发完结






1.

  伊犁河谷的草原虽不及内蒙草原的开阔大气,但多了些异域风光的味道。

  喻文州打算在这儿多待两天,多拍些照,回去在杂志里做一个伊犁河畔的专题。

 

2.

  喻文州被冬不拉的声音吸引去,在一群听阿肯弹唱的人中发现了黄少天。

  这便是他们的初遇了。

  其实哈萨克族人的外貌和汉族人没有太大区别,但喻文州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黄少天,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3.

  “原来你是那个地理杂志的主编啊。我偶尔有看,做得挺好的。像我这样全国各地跑的人,肯定要多看些书增加知识储备。我今年夏天来到这儿的,现在住在一个哈萨克族毡房里,和那家主人每天放放牧,也很有意思。”黄少天说着还给自己配了个骑马的动作。

  “你和他们交流没障碍吗?”喻文州问。

  黄少天是什么人啊,可以用有限的词汇量创造出无限的长篇大论。想当年他还在读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别的同学还在为一百字的作文抓耳挠腮,他就已经可以写千字作文了。同样的词汇量,不一样的输出量。

  词穷没关系,他可以变着花样反复说。重复是语言学习最笨但最有效的方法。话唠这个属性真的可以为语言天赋加分。因此半年时间,黄少天的哈萨克族语就说得一溜一溜的了。

 

4.

  “我打算待到明年夏天,你打算待多久?”

  “最多两天吧”喻文州说,“你为什么要在这儿待这么久?”

  “因为我想要再看一次天山红花啊。你知道天山红花是什么吗?它其实还有别的名字。很多呢,有十来个,也说不清哪个是别名,哪个是正名,哪个是学名,哪个是官方的名字,哪个是非官方的名字。比较常见的一个名字是‘虞美人’,就很多女生喜欢当小盆栽养的那个,卖的可贵了。其实它超级不值钱的。到了夏天,这里整片草原都是这种红花。红配绿超级俗的有没有,但我就是觉得那场景超TM美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大俗即大雅。哦对了,天山红花的哈萨克语是‘莱丽喀扎克’,我觉得这个名字比虞美人好听。还有啊还有啊,天山红花和藏红花都是罂粟科,也差不多可以说是同一个物种了,就长的地方不一样而已,名字就不一样了。诶你发什么呆呢,我讲得不动听吗?”

  喻文州OS:无用信息太多,我得先过滤一遍。

 

5.

  “草原上开满了红花,那种铺天盖地的美,我觉得你还是直观感受一下比较好。”黄少天说着拿出了相机。

  喻文州对右上角的数字非常吃惊,但他还是耐着性子看完了这几千张照片。

  黄少天其实很业余,不过偶尔有几张照片拍得十分有味道。

  确实,大俗即大雅。在出色的构图和光影处理下,这些草原红花美得无话可说。

  相机中除了风景照,还有人物特写草原民族的热情与豪爽在镜头前展露无遗。他们在镜头前并不拘谨,反而相当放飞自我。可见他们与黄少天非常熟络,丝毫不畏惧镜头。这也是黄少天的人格魅力使然。

 

6. 

  喻文州翻到一张照片。画面中的两人似乎是一对爱人,坐在红花中,头靠着头,依偎在一起,交握的双手十指相扣。

  “这是来旅游的一对小情侣”黄少天解释道。

  喻文州又翻到一张,拍的似乎是一幅岩画。

  “仔细看看,这幅画有亮点。”

  不就是一个牧羊人赶着数只山羊嘛。

  “你看他的下面,还有羊的下面。”

  ……都是bq的状态。喻文州算是明白他要说什么了。受原始生殖崇拜的影响,人们渴望羊群繁殖,渴望人口增长,渴望……交配,所以这些岩画都比较黄。

  您的好友Yellow少天已上线。

 

7.

  喻文州注意到黄少天有一台老式相机,需要配胶卷用的那种。柯达破产以后,胶卷是用一张少一张,像黄少天这样挥霍的,喻文州都替他心疼。

  “因为我用得快,所以我都是按箱买的。本来家里还有二十几箱。柯达破产后,我爸说赚钱的机会来了,就把它们都卖了。不过他还是很爱我的,知道儿子比钱重要,所以给我留了一箱。”

 

8.

  画面的左边坐着一个拉小提琴的人。眉目深邃的维吾尔族人穿上西装后是有那么几分西方人的味道的。

  画面的右边坐着一群身穿维吾尔族传统服饰,手弹都塔尔的中年男人。

  背景是一片粉白的杏花林。这群人坐在红色的毯子上,不知是在斗琴还是在合奏。

  东方与西方,民族音乐与高雅音乐,群体与个人。这些对比与冲突都集中在这一幅画中,极具艺术冲击力。

  “你也觉得这张拍得很好吧。这是在杏花节上拍的。这里很多地方种杏树,做的杏脯也很好吃。”

  “我可以把这张图用在我们下一期的杂志上吗?我会付你稿费。”

  “当然可以。你眼光真好,诶我觉得其实还有几张……”

  “你愿意做我的自由撰稿人吗?”

  “自由撰稿人?”

  “对,你的工作时间和地点都是自由的。不用来单位上班,依旧可以全国各地跑。唯一要做的就是把自己觉得好的照片发给我。稿费可以商量。”

  “当然愿意了。有的玩还有钱拿,原来真有这种好事。”

 

9.

  喻文州回到广州后没多久,就收到了黄少天的投稿。

  好家伙,16个G

  发来的照片中还有很大一部分是用数码相机拍的,像素渣得不行,根本不能用。

  比起质量,黄少天显然更注重数量。

  喻文州揉了揉鼻梁:“宋晓,你出去的时候顺便帮我带瓶眼药水回来。”

 

10.

  伊犁地区又被叫做中亚湿岛,多雨雪,冬季寒冷且漫长。

  在这种时候跑一趟伊犁显然是不理智的举动。

  喻文州第二次见到黄少天的时候,对方晒黑了点。这让他明朗的笑更带了点阳光的味道。

  为工作奔波劳累了许久的心在这一刻安定下来了。

 

11.

  待在伊犁河谷的第二个夏天结束后,黄少天又跑去山东玩了。沿途发了不少质量参差不齐的照片给喻文州。

  下一期的杂志,就做鲁西南平原好了^_^

 

12.

  黄少天终于要回广州了。喻文州去接机。

  ……这人谁啊,白得反光。

  “我不是在贵州待了几个月嘛,那边天无三日晴,我干脆连一个晴天都没见着。几个月没晒太阳能不白吗?那边不下雨还好,一下雨就超级冷。还有几天下冰雹了呢!那个冰雹,也就比黄豆大一点点,可是打在身上非常非常痛。这鬼的天气我也不想再吐槽了。话说我给你发的照片你看了吗?那里的杜鹃超好看,整个山头都开满了花。我最喜欢那个露珠杜鹃了。淡黄色的花挺少见的。”

  黄少天说了这么多,喻文州的关注点还停留在最开始的那个话题:“你这么白我看着真不习惯。”

  “要不我去西藏待几天,晒个高原红回来。”

  “不,我只是觉得你黑一个度下来会比较好。”

 

13.

  喻文州利用总编职权,带薪旅游,和黄少天一起到了海南。没有去海边,而是到了山里。

  三月三,爱情节,是五指山区苗族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节日。

  到了晚上,依旧有非常多的活动。

  在灼热的篝火旁,喻文州牵起黄少天的手,重重地咬了一口。没等对方回应,紧接着,喻文州给了他一个旖旎而缠绵的吻。

 

  苗族有一个咬手定情的风俗。姑娘听了小伙的求爱后,咬对方的手,咬得轻表示拒绝,咬得很重甚至咬出血则表示倾心。

  因此多年以后,黄少天还在纠结上下问题的时候,总拿这个习俗给自己撑腰,说咬手表达爱意的是女方。

  喻文州也有他的一套道理。他觉得当时黄少天没有向他求爱,他咬手的举动也不是为了回应,所以咬手也就不存在男女之分。

  当谁也说服不了谁的时候,实际行动往往能有效地解决问题。

 

14.

  同居之后,喻文州发现黄少天总是很宝贝一个小木盒,还上了锁,连他也不能看里面的东西。

  盒子上歪歪扭扭地刻着“ache”。

  很难想象,像黄少天这样的人也会有这样消极的情绪。

 

15.

  黄少天在洗澡,他的手机响了,显示的是“云南鲜花饼代购”。

  喻文州想了想,替他接了。

  “你好,我们现在暂时没有购买鲜花饼的需求。”

  “……”

  对方没说话,喻文州便挂断了电话。

  不一会儿,铃声又响起,还是“云南鲜花饼代购”。

  “黄少天!你到底把我备注成什么了!”

 

 

16.

  黄少天在家显然是待不住的。这不,最近又说想去大凉山玩。喻文州有工作走不开,便放他自己一个人去了。

  喻文州看起来随和,而实际上他对任何事物都有一定的控制欲,但他却给黄少天以最大的自由。不是因为不在意,相反地,恰恰是因为太在意,所以才会考虑他的感受,克制自己的控制欲。

 

17.

  “这么快就回来了?”

  “没意思”

  他居然会觉得出去玩没意思,而且话还这么少。

  黄少天读出了他眼里的吃惊:“不是那里不好玩,是一个人玩没意思。”

 

18.

  黄少天把木盒子的钥匙弄丢了。他把家里的每个角落都找遍了,无果。

  “砸掉盒子不就行了。”喻文州建议道。

  “没想到你原来这么暴力。”

 

19.

  喻文州洗衣服时,在黄少天运动裤的裤脚处找到了钥匙。

  口袋处有一个小洞,钥匙从这儿掉进了裤子的内层,滑到裤脚处。

  喻文州拿剪刀剪了裤脚,取出钥匙。

  简单粗暴,直接有效。

  他把钥匙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最后理性战胜欲望,忍住了打开木盒的冲动。

 

20.

  喻文州把钥匙给黄少天的时候,被问到:“你有打开过木盒子吗?”

  “有想过,但是没有去做。”

  黄少天大方地把钥匙塞给喻文州:“满足你的好奇心,去看吧。”

  “你不是一直都不让我看吗?”

  “看了再告诉你原因。”

  喻文州打开盒子。里面只有一张照片。

  傍晚的伊犁河谷很美。落日的余晖给远处的雪山和近处的青草镀上金光。画面中的喻文州带着笑,清俊的侧脸在暖橙色的光亮下变得柔和。

  “什么时候拍的?”

  “就你第一次去伊犁的时候。我本来想拿这个跟你表白的,结果被你抢先了。后来想留着当一个惊喜,给你做生日礼物。钥匙丢了以后,我想了很多。其实有很多东西等不起,万一丢了,就是永远错过了。现在丢的是钥匙,如果丢的是木盒子,那就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与其留到你生日给你,不如现在就给你看了。而且,反正只要和你在一起,每一天都是可以庆祝的节日。”

 

21.

  黄少天的表弟卢瀚文来找他玩,于是一大一小趁着春光明媚,到广场上放风筝。

  喻文州看着远处闹成一团的两人,想起了徐渭的《风鸢图》。

  当徐渭充满热情地描绘童趣时,已经很老了。他已经在人世间走过了漫长、坎坷而痛苦的道路。

  不曾拥有过的,已经失去了的,别人有而我没有的,这些都是人们的追求与渴望。其中,失去是最强烈的疼痛,失而复得是最强烈的渴望。正如ache这个单词,简单的四个字母,却有疼痛和渴望这两个意思。

  木盒子上的ache,应该不是疼痛,而是渴望。

 

22.

  某年夏天,两人又去了一次伊犁。

  从大西洋远道而来的风,被阳光晒过的青草的味道,俗气的红花配绿草,早上喝的奶茶残留在舌尖上的味道,怀抱里喋喋不休的爱人。

  这是夏天的伊犁河畔,喻文州珍藏一生的回忆。


评论(5)
热度(50)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