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积如砥,情来如矢

【喻黄】情人坡是下沙最高的山

无脑段子,爽了就写,撩完就跑

 


  每年夏休期,忙了大半年突然闲下来的联盟总想搞点事情。

 

“所以为什么是杭州?今年全明星已经在这里搞过了吧,能不能换个地方啊老冯那地中海。我觉得北京就挺好的,虽然说是他药的地盘,但我们又不是去打比赛,王大眼他管不着。而且能给我个正当理由去北大清华里头逛一逛,也不赖的。”一下地铁,黄少天就开始喋喋不休。

 

  是的,没错的。不知联盟里哪个天才想了这么个主意,让这群绝大部分连高中都没上过的职业选手走入大学校园,给职业比赛做宣传,甚至请电视台专门为此做期节目,还要求各选手全程拿手机网上直播。

  而各位大神对此给出了极为一致的评价:吃饱了撑的。

  本来嘛,像电子竞技这种新兴的体育竞技,受众绝大多数就是这些年轻人,而且当代大学生基本上除了打游戏之外就一无所有了,啊不,是除了打游戏就没什么其他的日常娱乐活动了。

  所以啊,可想而知,荣耀职业联盟最不需要普及的群体,就是这群所谓的正在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才了。

  职业选手之间纷纷吐槽,这哪是去做宣传,分明是去搞粉丝见面会吧。

  等等,杭州是兴欣和嘉世的主场吧,要开粉丝见面会也是这两支队伍去开啊,干嘛把全联盟的队伍都叫来杭州,老冯他神经病啊,治心脏病的药难道还有减智的debuff?再不济,不同的队伍分别去主场城市的名牌大学不就成了嘛,为啥要都来杭州,有病吧他。

  比起联盟那群屁股决定脑袋的高层,战队的高层显然要稍微好一些,他们的脑子里显然还是有点东西的,那就是钱。

  让选手去拍这么一期节目,比拍好几个广告都赚钱,可见联盟也是下了血本的。不赚白不赚,所以各个战队基本上都排出了自家的人气选手。

  等这群大神到了杭州一集合,好嘛,大家半年前全明星凑成过一堆的嘛。

  这么几十号人不可能呼呼啦啦全拉到一个学校去,所以就以队伍为单位,每个战队负责一个学校。

  杭州的大学大部分集中在下沙,这一块地方差不多是城郊的位置,也有点大学城的意思。

  蓝雨分到的是杭州电子科技大学,因为马云爸爸而格外出名的大学。

  它还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名字,杭州电子可基大学。因为出色的男女比,造成了一对情侣一对基的和谐格局。

  然而实际上,面对着女性稀缺,漂亮女性尤为稀缺的现状,可基大学的男同胞们似乎并不对本校女生感兴趣,更没有出现一名女性万人空抢的局面。Emm基本上本校范围内他们只对雄性生物感兴趣。

  直男想找女朋友也不会找本校的腐女,而是会去后面的浙江传媒大学去找正宗的妹子。

  可基大学的女性就非常幸福了,可基大学方圆百里之内,什么都缺,就是不缺男人。想找帅的,出门左手边就是浙江理工大学;想找壮的,出门右手边就是浙江警官学院。

  联盟将可基大学分给蓝雨,显然是想拿它出色的男女比做调侃。

  黄少天在走进可基大学大门之前,老远地就看见了一座大楼,在全校建筑中鹤立鸡群。他问随行摄像辣是什么。摄像大哥虽然是本地土著,但也不是可基大学的校友,百度一下之后告诉黄少天,辣是可基大学的公主楼,据说全校的女生都在那栋楼里。

“哇靠老冯存心的吧,嘲笑我们蓝雨没有妹子”

  冯宪君摇头:我不是我没有。

 

  蓝雨只来了喻文州和黄少天,其他人全部以天气太热不想出门为借口推掉了,战队也同意了,表示除正副队以外的人夏休期都没工资。

  喻文州在带着黄少天转了一圈可基大学之后,终于发现了联盟此举最脑残的地方,不在于地点的选择,不在于形式的策划,而在于时间。

  夏休期,是一个职业选手们放假,学生们同样也放假的完美假期。

  所以,现在的可基大学,别说一对情侣一对基了,路上连一只柯基都没有。

  现在还呆在学校里的,大概只有在军训的苦逼,还有更为苦逼地在上小学期的人——而这些人,要么是学二专的,要么是学校重点培养的人才。

  指望着这么一群人,来给他们这群打游戏的宣传活动捧场,显然有点不现实。

  与炙热阳光烘烤下的冷清校园相比,网上直播倒是很热闹,不少赋闲在家的宅男宅女们纷纷吃瓜吐槽。

 

  联盟是这样想的,让职业选手先在校园里逛一圈,然后在安排好的室内场地里搞一个见面会,聊聊天,做个互动,然后让大神们和热爱荣耀的当代大学生们水几场比赛。

  喻文州本以为室内的见面会根本见不到几个人,都已经做好了对着空气尬讲的准备了。没想到座位上基本上都坐了人。

  黄少天也是很奇怪,直接下去问那些同学。

  对方的回答也很耿直,他说他只是来凑人头的,因为主办方说参加了这个活动就有社会实践证明拿。

  黄少天问,社会实践证明有什么用。

  同学说,没这个毕不了业啊,硬性要求呢,除此之外还有志愿者时长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

  黄少天问完回来后跟喻文州唏嘘不已,读书真麻烦啊。

 

  两人把一天的活动行程差不多水完了,摄像大哥和随行导演看素材也差不多了,回去和其他战队的剪一剪,拼一拼,说不定还能做出个上下两期。

  喻黄二人表示还想再转转,让工作人员先走。

  黄少天说,他来之前就听说浙江理工的食堂有那个网红葱油拌面,特别好吃。本来他以为蓝雨是可以被分到理工去的,毕竟理工听起来也是阳盛阴衰的嘛。

  不过现在差也差不多,就在隔壁嘛,走两步就到了,而且喻文州还机智地留下了电视台的工作证,方便通行。因为按计划,今天各大战队的人去各个不同的学校,每个学校看到电视台的工作证应该都会放行。

  然而黄少天同志想事情太简单了,说好的网红拌面,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吃到,连理工自己的学生都要起大早才能吃到。而他们拍摄完都傍晚了,别说面了,连葱花都难看到。

  而且学校食堂是只能用校园卡的,现金和手机app支付都是不行的。黄少天饿的前胸贴后背,深感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

  最后还是喻文州请一女同学帮他们刷了卡,买了两碗扬州炒饭。酸不溜秋的黄少天难得话少,说:“我吃醋了。”

  喻文州于是顺手捞起醋瓶,往黄少天碗里洒了一个深色的圈。

“……你知不知道我吃的不是汤面啊,是饭啊。”

  毕竟人饿得狠了什么都吃,黄大美食家这时候也不讲究了,撸起袖子就是干。

  与此同时,凡事都讲究的喻文州正在把混在饭里的绿色葱花一粒一粒地挑出去,黄少天把那一晚酸溜溜的饭吃完了的时候,他还没有开始吃。

  黄少天决定发条微博批评一下喻文州同志。

  自从上次,喻文州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叫他不要倒掉秋葵,之后,全荣耀都知道他不爱吃秋葵了,还说他挑食。明明最挑食的是喻文州好嘛。黄少天越想越气,决定写个千把字来抒发自己的愤懑。

  喻文州看着狂敲手机屏幕的某人,悠悠地说:“是啊,我除了白斩鸡,就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食物了;我除了你,就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人了。”

  黄少天恨铁不成钢地按着backspace,叹着气数落自己,你啊你,这么多年了还是吃他的套路,一点儿都不争气。

  算了算了,谁叫他是你男人呢。剑圣的男人,人设必须完美。

 

  两人吃饱后,决定再好好利用这个工作证,把附近几个学校都逛一逛。于是在黄昏中走进了杭州(女子)师范大学,的对面,浙江财经。

 

  如果说浙南是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话,那么浙北就是一望无际的平原。所谓的飞来峰,所谓的西湖孤山,不过是小土丘。

  浙财有一个小土坡,叫情人坡。虽然没有世风日下到成为知名野战地点,但也是能捕捉到情侣狗的高概率地点。

  夏天的夜凉如水,暑假的静谧无人。喻文州觉得气氛正好,在这个小土坡的坡顶,与黄少天交换了一个带着炒饭味道的吻,“我在世界的最高峰吻了你,从此你我的爱情便得到了上天的见证。”

“……”黄少天表示,这么多年了他还是没搞懂他对象,演电视剧的呢?还是老冯的神经病是可以传染的?

  他望着这小土坡下的风景琢磨了半天,才无力地吐槽了一句:“你的世界可真小。”

“是啊,只装得下你和我。”

  黄少天的耳朵不争气的红了,这么多年了,还是吃这一套。

 

  他们没有走路回主城区的勇气,乖乖坐了地铁。

  下沙的大学生也是心酸,好不容易来到人间天堂来读书,结果在下沙,进城一趟得花个把小时,看到主城区的西湖之后就真的只能“啊西湖的水我的泪”了。

 

  地铁在黑黢黢的地下高速行进着,车窗像一面模糊的镜子,映着人的身形、面容。盯着车窗里的自己,看着熟悉而又陌生的那个人一会儿模糊一会儿清晰。

  夜里的地铁依旧有很多人。喻文州握着拉环,在摇晃的车厢中稳稳地站着。黄少天没骨头似的挂在他身上,昏昏欲睡,嘴里还嘀咕着:

“浙财的情人坡是下沙最高的山”


评论(5)
热度(38)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