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急不急

黄少天出场整理(九)

  • 好想加这个职业选手群啊

  • 夜雨声烦VS君莫笑(上)

  • 第一章☞(1)





 这是牵制流,找到机会,立刻一击必杀。如果还不懂的话,黄少天你们是知道的吧?就是牵制流的代表人物

 

  这玩家是玩剑客的,黄少天对他来说,就算不喜欢,也不会陌生。想成为剑客高手的,哪有不参考学习黄少天的。

 

 “这货到底在搞什么”某群里,有职业选手开话题。

  “揪他出来问啊”

  “他还在这群吗?”

  “在啊这不是”有人截叶修的QQ发图出来。

  “潜水装死呢吧?”

  “叶秋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出来”这么多字一看就是黄少天。

  “拜大神……”有小选手膜拜黄大神。

  “谁有他的隐身可见啊?”黄少天一冒泡聊天进度明显就开始提速了。

  “苏妹子肯定有”

  “也不在线啊”黄少天开始主持揪出叶修的工作。

  “谁有苏妹子的隐身可见啊?”

  “云秀肯定有。”

  “云秀在线呢”有人大喜。

  “谁弹我”楚云秀显然是设定了关键词,有人提到云秀就被召唤成功。

  “苏沐橙在线没?”黄少天问。

  “不在。”楚云秀说。

  “别骗人啊其实我们也不找她,就是打听打听叶秋同志的情况。”黄少天说。

  “你弹叶秋啊”楚云秀说。

  “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叶秋……”

  “你看,不出来。”黄少天说。

  “换个关键词。”

  “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一叶之秋……”

  “还一叶之秋?”楚云秀质疑。

    “谁叫我?”结果孙翔冒泡。

    “没叫你,找叶秋呢”黄少天说。

  “叶秋?他都退役了还在这群啊?”孙翔问。

  “低调。”黄少天说,“小心群主把你踢出去。”

 

    “我x,果然在潜水,无耻”黄少天跟上。

  “大家好啊,好久不见。”叶修招呼。

   一瞬间冒泡者不断,纷纷出来拜大神。

  “我x,这么多人在装尸体啊”黄少天叫。

  “好了,寒暄结束,我闪了。”叶修说。

  “你才说了一句话好不好”黄少天叫。

  “我又不是你……”叶修开嘲讽,下边一溜排队捶桌笑。

  “周泽楷你跟着起什么哄”黄少天眼见,发现连话不多的周泽楷都排在队伍里对他进行嘲笑。

 

    “那谁你别跑”黄少天忙死了,又要应对排队嘲笑,又生怕叶修消失掉。

  “在呢”叶修回了下。

  “最近忙啥呢?”黄少天问。

  “练级……”叶修回。

  又是一排的捶桌笑。大家当然知道黄少天问的是什么意思,更知道叶修的回答其实没有错。但是,绝对的答非所问。

  “你妹,谁问你这个了。”黄少天说。

  “那问啥?”叶修装糊涂。

  “你加入那个义斩天下搞啥呢?”黄少天说。

  “玩网游,加公会,多正常的事。”叶修说。

  “你别装傻”

  “真的,你们哪家愿意收我?我立刻去,关键这不是没有吗?”叶修说。

  “你来我们蓝溪阁呀”黄少天说。

  “你说的算吗?”

  “不算”喻文州冒出来回复。这黄少天只是略一犹豫,居然被手残抢在了前面做出了回复。叶修带头捶桌笑。

  “单挑啊竞技场,约你很久了,让我好好见识一下你的散人”脸上挂不住的黄少天转换话题。

  “我才52级,你好意思吗?”叶修说。

  “开修正。”黄少天说。

  “开修正你还打个屁?”叶修问。修正场里抹杀装备优势,很显然对于黄少天手中这种神级帐号来说削弱比较大。神级帐号,主要强的其实就是装备。

  “来啊来啊来啊”黄少天叫嚣。

  “来”叶修回复后,下面立刻一大堆瞪眼的表情在排队,大家都没想到这两个人真的要去打一打了

 

    不到一分钟,神之领域这边的世界频道宛如炸开了锅一般。

  “我汗夜雨声烦在红叶林道”

  “楼中楼发现索克萨尔”

 

    “我x,这是怎么了?世界末日了吗?大神要来拯救世界了???”

  大家虽然都用得是隐身登录,但他们这些角色往街上一站,那头顶的ID都足够引人注目了,再在世界上这么一嚷嚷,神之领域十个世界频道里都在讨论这事。

 

    “靠,这么多人潜水,我鄙视你们”黄少天在群里叫。

 

 

    “怎么……”斩楼兰说到这,忽然已经看清了来人的ID。

  夜雨声烦?????

  斩楼兰忍不住又是认真看了一遍,确定并没有错,确定这名字里没有什么古怪的符号。确定这就是那个,蓝雨战队的王牌角色,号称剑圣的那个夜雨声烦。

  然后他就听到对面的家伙在叫:“咦,这谁?人呢人呢人呢?”

  如果说玩家们可以对哪个职业选手的说话风格有一些熟悉的话,那这个人当然就是黄少天了。因为他当之无愧是联盟中话最多的男人。用词连串的重复,正是此人说话的一个重要风格。

  真的是夜雨声烦?真的是黄少天?

 

 

    “怎么不说话?挂机呢?挂机怎么开始的?自动的吗?”黄少天滔滔不绝。

  “我在呢……”斩楼兰弱弱地说了句。

  “打不打打不打?”黄少天说。

  “打。”斩楼兰深呼吸,想让自己赶紧平静下来,但是不能。

 

    “打那我就来了”黄少天可没管斩楼兰此时精神是不是集中,一句话后,突然就动了。夜雨声烦身形一晃,上来就使用了剑舞步,六个身影分散出来,齐朝斩楼兰围了上去。

  剑舞步无疑是让人很头痛的技能,尤其是在黄少天这顶尖剑客的操作下。但让人头痛的,还是黄少天那张嘴,六个身影冲上来的时候,他的嘴可是一刻都没有停。

  “听说你要组战队啊?真是了不起这个角色就是你到时要使用的帐号吗?哎哟斩锋还好是修正场,不然真可怕”

  黄少天说出第一句话的时候,六个身影出来,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六个身影,六个方向,竟然已经朝着斩楼兰围了上来。

   斩楼兰这一局连集中精神目前都没做到,但总算还有点一个老手本能的反应。连忙跳身而起,一个剑客的银光落刃就朝着原地砸了下去。

  “啊呀,手好快啊这个很难躲啊,糟糕糟糕”黄少天口中说着,看起来好像真是躲不开一样。只是,没躲开的身影被银光落刃的震地波冲击到,只是穿体而过,一瞬间弄得角色有点虚幻。

  毫无疑问,被冲击到的都只是残影,那么真身呢?

 

    起跳,半空180度的转身,结果就见剑光已经闪到了面前。

  太快了

 

    “挡住了?果然有两下子啊不过我还没有出全力啊兄弟你小心了。”黄少天嘴里继续说着,但这家伙向来是说归说,攻击从来不停的,在说“你小心了”的时候,早已经三段斩开路,劈到斩楼兰面前了

   斩楼兰翻身一滚,勉勉强强闪开。起身朝前一望,对手竟然没了身影。

  “头上”听到这声叫抬头时,剑尖已经扎到脑门了。斩楼兰泪流满面,他算是知道了,这家伙说“头上”什么也不是在提醒,只是单纯地在说话而已。

  黄少天这样抓机会的顶尖好手,哪会只是一击命中这么简单,跟着已经是滔滔不绝地连招追了上来

 

 

而且这边黄少天还在喋喋不休地报着他的技能名,吵得斩楼兰头晕脑涨。而且不自觉地,渐渐就听着黄少天的报技能想办法出手去应对。结果一个大错之后猛然发现,这货报技能和他出技能完全不是一个节奏,甚至有时候喊的技能名都对不上号,这人说是说,打是打,竟然

完全是两码事。

  “少天慢点啊不要这样欺负新人”围观的人中有发消息的。

  “少天今天这么安静啊,怎么不见你的文字泡?”有人喊。

  “游戏里的竞技场啊没禁语音吧?”有人说着。

  于是就有人看了一下这房间的设定,看完后沉痛地告诉大家:“没有禁语音……”

  “好可怜啊”所有人为斩楼兰献上默哀。

 

    比赛场上突得一声清亮的龙吟,夜雨声烦身边剑气波开一个漂亮的剑圈,斩楼兰已被荡飞出去。

  “机会”几人一起都在心中叫道。

  这一击,吹飞攻击太远,是一个调整重新站稳的好时机。

  斩楼兰也确实做到了,他稳住了身形,稳住了视角。但是几人此时却都高兴不起来,因为他们发现黄少天的夜雨声烦根本就没有追上去攻击。这意味着,这一个剑圈是他手下留情,故意要把斩楼兰荡开而已。

  “有什么感想啊兄弟?”黄少天问着。

  “你……好吵啊……”斩楼兰不是不尊重大神,实在是心中这最大的感受不吐不快,尤其是对方直接问到的情况下。

  “靠叶秋把你扔在这,难道就是为了让我来浇灭你的信心?你们到底是不是一伙的啊?”黄少天说

 

 

    “如何?”霸图战队这边,韩文清一直只是默默地看着,直到此时两边停手,这才问了一下副队长张新杰的意见。

  “才过去两分钟。”张新杰说道,“表现可以说比随便一个新人都要差一些。”

  “对手的原因应该考虑。”韩文清说。

  “嗯……而且,这边没有禁语音。”张新杰说。

 

    这血气之剑出招快,角度刁,极难防备,更何况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但是黄少天的反应也实在是太快,在跳起半空的瞬息间居然也能拿捏准确,刚刚好一剑封住了这刺来的这记血气之剑。这样的情况下,他竟然还是不可思议地完成了一个格档。

  斩楼兰长叹了口气,打到这份上了,还是攻击不到对手,只能说对方的能耐确实在自己身上,自己的这点伎俩确实是难为不了对方。

 

  但是要知道他的对手是黄少天。别说他这样一个还没进入联盟的新人。把联盟任何一个狂剑士选手拎出来,也没人敢说可以在20秒的狂暴状态下就把黄少天给压制稳了。

  

 

    视角一转,斩楼兰正准备施展出他已经计划好的攻击,突然就见漫天的剑影已经铺天盖地般地卷了过来。

  没有言语能形容斩楼兰这一瞬间心中的感受。

  人与角色一起沸腾起来的热血,刹那间就已经被冰冷的剑锋所冻结,跟着,绞杀得四分五裂。

  斩楼兰倒下了。

  狂暴状态下大幅度削弱的防御,根本不足以抵制如此犀利强悍的一击。他甚至没有挨到大招的最后一击,就已经耗尽了生命。黄少天也根本没有把这一记幻影无形剑使到最后。就在刚好击杀斩楼兰的那一剑后,他就精准地停止了操作,停下角色手中那冰冻的剑锋。

  冰雨

  斩楼兰知道夜雨声烦手中这把银武的名字。虽然在修正场里装备属性都会被修正,但是在倒下的瞬间,斩楼兰划过的视角还是从冰雨身上看到不同寻常的寒芒。是剑的,还是握剑的人,还是更远一些,远在那个屏幕之后的?

  “你打得不错,只不过我更出色。”黄少天最后说的一句话,对他来说竟是意外的简短,没有出现重复的用词。

 

    对手是黄少天,联盟中最有名的机会主义者。

  最关键的时刻,他到底还是大意了。那个让他使用暴走的空当,真的是空当吗?看起来显然不是,那是一个陷阱,彻头彻尾的陷阱。

  看来在这个黄少天面前,当出现机会的时候,永远要考虑一个问题:这个机会,到底是你的,还是他的?

 

    “哈哈哈哈,小意思小意思,叶秋呢,还不赶紧下来了?还有这位老兄,别真当自己是尸体趴这不动啊,快点腾地方,接下来比赛你可要一眼都不要错过哦,对提高你的水平一定是大有帮助的。哈哈哈哈。”黄少天积极回应着。

 

    “我x”黄少天立刻不断,转出公众频道刷频:“叶秋你给我下来又搞个义斩天下的人来干嘛?难道要老子一个个挑过去啊一万人挑到什么时候去???”

  游戏里表情图标也是很丰富的,顿时又是一串捶桌笑的表情。

  “车轮大战啊黄少你就不要挣扎了”

  “对的对的,打游戏嘛,当然是一关一关来了,哪有上来就见关底BOSS的?”

  “黄少加油,不要丢脸,大家伙都看着呢”

  “秋神一共给他弄了几关啊?”

  “五六关吧”叶修淡定回应。

  “太少了吧?义斩天下一万人,打个100折,也该有个100关啊”

  “对啊,100关100关”

  “100关不解释”

  “100关+1不解释。”

  “100关+2不解释。”

  “……”

  一堆数字排下来,这可都是职业选手,最快的就是那双手了。瞬间就给黄少天排到了100关+50不解释

 

    “来来来,抓紧时间,归去来兮哈?我让你快点归去。”黄少天又是话音未落,直接动手。小北这下也是心情还没转过弯,上来就措手不及。这次黄少天明显心情抑郁,丝毫没有客气,打着打着更觉得这战斗法师好像就是叶秋一样,无耻之极,出手更是狠辣。小北这一次算是上来当了出气筒了,被黄少天一通狠扁,看得众职业选手都不忍目睹了:“太狠了吧?禽兽啊”

  “禽兽+1。”

  “禽兽+2。”

  “禽兽+3。”

  “……”

  瞬间又是禽兽+50。

  “我x你们没完了”黄少天怒了,一边场里PK,一边公众频道刷频,喋喋不休开始地图炮。

  “我x,仇恨转移了”

  “泥马出事了……”

  众职业选手泪流满面,他们已经说不了话了,就见屏幕上文字嗖嗖地乱往上蹿。斩楼兰几人此时也已经木了,眼看着场里小北被打得惨不忍睹,结果这人居然还能腾出手来在这大刷屏,这是多少可怕的手速和分心两用?

 

    “房主,房主是谁,禁频道”   

 

 

    从伞变矛,只是瞬息之间。就这一下武器突然变长,就可以当作是一个可怕的技能。黄少天刚才是闪开了,但是,有黄少天这样反应和操作速度的,联盟里能有几个?

 

 

    比赛场中,黄少天避过了这一击,有机会,却也不去抢攻。很显然,他更为好奇这个散人和这把千机伞,更想多看看能施展出什么花样的招式,所以他不着急,一点也不着急。

 

 

    “你这玩艺坏掉了?”黄少天忍不住问。

  黄少天跳开:“说话啊”

  “喂喂喂喂喂”黄少天直嚷嚷。

  “这货肯定是把耳机给摘了”黄少天咬牙切齿地想着。可是听声对于职业选手来说可是很重要的一环。声音的强弱,来判断目标的远近,这都是在荣耀中可以做到的。职业联赛中禁止语音,其实也有一些这方面的原因。

 

    黄少天很从容,反正边打边说他也是习惯的。于是一边喋喋不休地说着,攻击已经一剑快似一剑。

  上挑

  剑光划出一道优美的半圆弧,但连续的追打下,这一次叶修终于是避无可避,被一剑挑向了半空。

  职业选手,创造出浮空的机会,要是没能上去追打上几下,那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

  黄少天这样的大神尤其不会错失这样的良机,夜雨声烦一个箭步冲上,一剑直劈出去,看起来像是要把君莫笑直接切成两半一般。

  “砰”

  没有看到枪火,却听到了枪声。

  黄少天的反应不愧其大神之名,只听到这一声,立刻已经开始闪避。  

 

    黄少天看准君莫笑的走位,几发子弹闪过,突然一个三段斩切出开路。

  一气呵成的三段连斩中,黄少天甚至还完成变成操作,躲避射来的子弹。

  随后,剑光一道闪出。




 


评论
热度(76)
  1. Vera万言书 转载了此文字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