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急不急

黄少天出场整理(十)

  • 夜雨声烦VS君莫笑(下)

  • 第一章☞(1)




  别的技能倒也罢了,黄少天觉得自己要是伤在了剑客的技能下,那可是超级没面子的一件事。于是一看叶修出剑客技能,黄少天不由自主就超级认真起来。

    于是面对这一拔刀斩,黄少天潇洒霸气的一个升龙斩的操作,夜雨声烦宛若烟花,骤然升起,拔刀斩避得自然是恰到好处。紧跟着升龙斩转落凤斩,反身一剑照头就劈了下去。

 

 

黄少天已经有了超级不详的预感,毫不犹豫,立刻一个银光落刃,夜雨声烦又像流星般地坠落向了地面。没有停顿,顺势就是一个翻滚,这才将视角转回身后,果然看到君莫笑临空落下,脚底还卷着发力时震起的尘土,翩然落地。

公众频道里一排鼓掌的表情,这一个瞬间,确实精彩。

  只有叶修这样经验老辣的大神,才有可能抓得住落凤斩那侧半身时的短暂视角盲点,做出不让对手知晓的操作。

  也只有黄少天这样反应机敏的大神,才能在发现不对后,极快速地完成银光落刃的操作,这才没让影分身到他半空身后的君莫笑鹰踏到他头上。

  叶修的操作,是当局者清。不是身处局中,可能一时间意识不到叶修完成影分身术的瞬间是一个视角盲点。

  黄少天的操作,则是旁观者清,因为身处局中的黄少天虽然做出了如此的判断,但事实上他自己并不知道君莫笑在他身后头上搞着什么动作。

  果然是大神之间的巅峰对决,这两个人,都拿出真才实料了。

 

    黄少天的夜雨声烦翻滚不到一个身位,已经猛然跳起,身子横在半空与地面平行,转得有如陀螺一般。举过头顶的剑尖,瞬间已经连划出数个剑圈,绞向了追击而来的君莫笑。

  剑客45级技能:逆风刺

  逆风刺虽然只攻击正前方,但笼罩的面积颇打,而且所划剑圈完全是由玩家的操作来控制,所以无论上跳还是下滚,都很难突破这剑圈的笼罩。叶修也是当机立断没有硬拼,而且不是让君莫笑停步,而是让君莫笑果断一个后退。

  果然,就在后退的一瞬,夜雨声烦看起来已经完全伸展开所画出的剑圈,突然又向前挺进了半个身位。

  这正是剑客们使用这一技能时的一个小窍门,或者说是小花招:通过操作控制,并不把这一招的攻击距离发挥到极限,而是故意留一手。这要来个经验不足的,以为已经在攻击范围外,但接下来突然向前这样一个推进,立刻就会被剑圈绞入。

   叶修当然很清楚这个伎俩,所以没有停步了事,果断向后一跳。躲是躲过了,但也是狠捏了一把汗。这藏距离的多少,完全是靠玩家的操作来决定。换个菜鸟来的话,根本就操作不出这个的伎俩。在普通玩家堆里,只要能完成这一手操作,不论藏了多少距离,都足够向别人炫耀了。但黄少天的这一记逆风刺,居然足足藏了半个身位,这放眼整个荣耀界,也是无人能出其右了。

 

    “各职业的贱招你用起来真是一点都没障碍啊”黄少天一边骂着一边连续走位。

 

  

 

    对于围观的职业选手们来说,这一场比赛的胜负其实他们并不关心,一点也不。黄少天和他的夜雨声烦在众人眼中此时就是个实验的小白鼠,随便他怎么折腾,反正大家的视角主要都是放在君莫笑这边的,尤其是君莫笑手中的这把武器。

  只不过黄少天就算是小白鼠那也是小白鼠中的精英,拿他作为参照物,倒是更映衬出这个散人有多难缠。

 

    善于捕捉机会的人,更善于的就是忍耐。此时的黄少天一边继续不断制造着噪音,一边小心留意着君莫笑的攻击。

  技能、角度、时机、所用武器的行态、长度,每一分都值得注意,每一分都有可能出现空当。

  高手和菜鸟的区别,就在于此。

 

 

    “喻队你怎么看啊?”但有人直接就问上门来了。喻文州的确是很值得问的一个人。一来他本人也是一个荣耀经验很丰富的资深选手,二来最熟悉场上这黄少天的人也非他莫属。

  “少天大概要输。”被问到的喻文州也不藏着,大大方方地回答。

 

    “散人的变化很复杂,很需要经验来应对,但现在谁有对散人的经验?所以现在少天意识有点跟不上。叶秋又不是菜鸟,很懂得利用这一点,你们注意到没有,他用的这些个连击,根本就没一个是常规套路的,除了起手那个龙牙后必中的天击,你们有见过哪怕是一次是同系职业的技能连接在一起的吗?”喻文州慢吞吞地敲上一了一句。

“黄少,你们队长在指点你呐,听到了没有。”有人乘机还吆喝。

  “滚”黄少天不是喻文州,回消息很快。

  “喻队他敢让你滚”那人转头就告状。

  喻文州当然没把这些玩笑当回事,也没去回复,只是继续关注着比赛。

  他说的这些,黄少天确实已经注意到了。

  所以他一边在看,一边自己心中也在思索,他在寻找这些低阶技能全在手时可能的套路。掌握到套路,做一下预判,料敌机先的话,可以破解连招的机率就大增了。

 

    夜雨声烦的生命在不断地下降着,黄少天没有气馁,也没有失望,他依然在等。

  如此隐忍,如此需要专注的时候,这个家伙却还能喋喋不休地狂吐垃圾话,由此可见,黄少天确实不是一般人

  黄少天惯用报技能的呱噪方式,可怜此时他自己没技能可出,于是改报君莫笑施展的技能。而且保持了他的风格,只是闭着眼睛在那瞎报,也不管人出的技能是不是他嘴里喊的,就在后面乱叫什么“好厉害啊”、“这可肿么办啊”、“要挂了有木有”什么的。如果听到这家伙的嚷嚷,绝对让人想不到这是一个还在寻找机会伺机而动的猎手。

  只是话说了这么多,却一句回应都没有,黄少天觉得叶修肯定是没有带耳麦。如果说是为了制造假相而让自己闭嘴的话,自己都嚷嚷这么多了,很明显没有上他的当嘛这家伙大可以放弃这样的算盘。但是,居然一直沉默到现在,看来是真的没有听到自己在说话。

  “可耻啊”随着这一句,一场刷屏的活动开始了。

  所有人都是哀号了一声。

  这才是他们所熟悉的黄少天的战斗方式。职业联赛里是不能语音的嘛,所以只能敲字。于是频道公共频道都会是黄少天的各种嘲讽。今天因为有语音,所以这家伙用嘴去了,频道难得干净,结果,突然在此时爆发出来了。

  奔腾不息的文字中,黄少天没有放弃他一直在期待的。

  “不要给我机会啊给我机会你就死定了……”

  这样一句在所有人都看作是纯属吹牛的句子飘过后,机会真的来了

 

    早有准备的黄少天,终于做出了快半拍的反应。落凤斩劈出剑影一道,夜雨声烦似乎踩着那道袭来的暗影飞过,朝着君莫笑兜头而下。

 

    大家都以为黄少天肯定是要被这种不熟悉的散人连招击败了,谁也没想到他居然还能在如此逆境中反击。

  “黄少威武霸气”不少人连忙开始刷屏。

 

 但在那一刻他突然就明白了,为什么微草因为被蓝雨夺走了一次冠军,就搞得这么苦大仇深。黄少天这种一击致命突然杀死比赛的战斗方式,旁人看来多刺激,那被逆转的当事人就有多痛苦啊

 

    斩凤斩,剑起凤落。

  黄少天要得不只是脱困,他要得是一次强力的反击。这一落凤斩浮空很低,剑落很快。君莫笑那暗夜斗蓬的光影还未消失,夜雨声烦手中冰雨已经滑落,血花向两边飞溅着,比起子弹打出的一簇不知要绚烂多少。绚烂的君莫笑整个人都好像要跟着血花飞成两半一般。

  “上挑”

  黄少天嘴中吆喝着,果然是出了一记上挑,君莫笑浮空。

  “三段斩”

  黄少天嘴里叫着,出的也果然是三段斩。这个通常是剑客用来脱身或是拉近距离的位移技,在黄少天的操作下夜雨声烦绕着君莫笑走了一个三角形,三斩出手,悉数落在君莫笑身上。

  “连突刺”

  “月光斩”

  “上挑”

  “幻影无形剑”

  “逆风刺”

  叫声不断,但是别误会,黄少天已经开始乱喊。他喊出的技能,和夜雨声烦实际打出的基本不符,他只是哪个顺口就叫哪个罢了。如果观众能听到他的语音的话,甚至可以听到他连法师系的技能都给叫出来了。

  而这时,黄少天却几乎没了之前还在刷屏的内容。

  分心二用,他是有这个属性的。但是面对这个强劲的对手,他终于还是把手速全部集中到了操作技能上。

  这是他好容易才赢得的机会,他要尽最大的集中力给予君莫笑最大的伤害。如果没有,再一次被对手找到机会反击的话,这种需要靠运气才得到的反击机会,有一次,未必就有第二次。

 

    “一样的招式对我是没有用的”黄少天大叫兼刷屏,同时角色飞速向后一撤。

  如此紧张的时刻,看到黄少天的刷屏,还是有不少忍无可忍要吐槽:“泥马黄少你是圣斗士啊”

  “狮子座的黄金圣斗士”还有知道黄少天星座的。

  “闪电光速拳拿下”更有熟知圣斗士的选手在叫着。

  黄少天打出的到底不是狮子座黄金圣斗士的闪电光速拳,而是荣耀剑客的最大奥义,70级的大招幻影无形剑。

  “我x,找死呢吧这是”选手们顿时一阵惊呼。

  正面,没有任何攻击铺垫,没有任何心理陷阱,竟然直接就出大招幻影无形剑,简直就像脱光了衣服邀请人推倒一样。

 

    “我x靠靠,你能听见”黄少天大声咆哮着,试图震碎叶修的耳膜,并把这话发到公频里,想让大家知道这人是多么地卑鄙无耻。

  “啧啧啧。”众人都在叹息,这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啊大家一边感慨着,一边也很是佩服在黄少天的音波攻击下,叶秋竟然能一点反应都没,以至于让黄少天都误以为他是完全听不到的。

  这时候,斩楼兰觉得他需要发言为叶秋大神证明一下清白。

  “他确实听不见的。”斩楼兰说。

  “他下场之前,让我把语音禁掉了。”斩楼兰是房主。

  “哦……”恍然中,嘘声一片。

  比赛场中的黄少天,毫无疑问也是看得到公众频道的消息。

  “赖皮啊修改规则之前要通知参赛选手啊”黄少天泪流满面地看着自己的夜雨声烦倒下去了。

  “嗯?你一直在说话吗?”获胜的叶修在公众频道里发消息问。

 

    但是很显然,这里不是正规比赛。而且面对黄少天的话,禁掉语音的举动绝对可以获得百分百的支持率。只是没有通知黄少天,这个嘛……

  “再来一把再来一把”

  大家还在回味的时候,尸体黄少天已经重新站起来,叫嚷着要再开一局。

 

    作为视频中的仆街主角,黄少天自然很是郁闷。但郁闷归郁闷,他却也是录了相,此时其实也是点开播放,正在慢慢研究着。

  “感觉如何?”正看着,QQ上队长喻文州却是发来消息。

  “很难缠。”黄少天回道,“不过修正场到底还是掩盖掉了不少问题。”

  “没办法,他级太低了,真开普通场打,他用龙牙都破不了你装备的僵直抵抗。”喻文州回道。

  “嗯,但这散人的连招确实繁复。真要研究的话,会花不少精力。”黄少天说。

  “比赛终究不会因为某个人而决定。”喻文州说。

  “但我有预感,他回来后一定是个**烦。”黄少天说。

  “他从来都是……”喻文州说。

  “可惜啊,像他这样的散人,找不出第二个。”黄少天因为没有实验对象而痛苦。

  “那几个人你觉得怎么样?”喻文州问道,当然是说斩楼兰几人。

  “水平都还行,但都太嫩了,名额队水平。”黄少天回道。 



 


评论
热度(111)
  1. Vera万言书 转载了此文字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