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急不急

【喻黄】情人坡是下沙最高的山

无脑段子,爽了就写,撩完就跑


  每年夏休期,忙了大半年突然闲下来的联盟总想搞点事情。


“所以为什么是杭州?今年全明星已经在这里搞过了吧,能不能换个地方啊老冯那地中海。我觉得北京就挺好的,虽然说是他药的地盘,但我们又不是去打比赛,王大眼他管不着。而且能给我个正当理由去北大清华里头逛一逛,也不赖的。”一下地铁,黄少天就开始喋喋不休。


  是的,没错的。不知联盟里哪个天才想了这么个主意,让这群绝大部分连高中都没上过的职业选手走入大学校园,给职业比赛做宣传,甚至请电视台专门为此做期节目,还要求各选手全程...

【喻黄】一封骑着马送来的录取通知书(下)

  • 觉得伪骨科的设定特带感,于是,就,又写了个下了,当做喻队生贺。



  喻文州提前四个小时从学校出发,坐地铁

黄少天原著番外相关整理

  • 全职番外《巅峰荣耀》以及衍生产物《绝密档案》中的黄少天cut。《绝密档案》里主要是人设和小问答

  • 悄咪咪更新了喻黄整理中的这两本书的部分→不言而喻



《巅峰荣耀》

三、请君入瓮

魏琛又是喊,又是打字,此时手嘴一起都嫌不够用,只恨自己没办法再多一个指挥方式。结果就在这一片混乱勉力维持的局面下,魏琛突然又发现了之前的那道身影!

这个家伙,搅和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居然还没走?居然还混在人堆里?

夜雨声烦!

魏琛也飞快记下了这个角色的名字,再一看职业,是一个剑客。

什么时候出现的?

魏琛发现自己真是一点印象都没有,这不是他认识的人,这样一个陌生的名字,什么时候起混在他们...

理性讨论,喻文州有没有单挑的实力(又名:正确的吹喻姿势)

  看到标题先不要笑我。我知道在很多人的认知里,这不是一个值得讨论的课题,因为他们觉得喻队没有单挑的能力是一个常识。连这都不知道还敢说自己看过全职?

  呃,我写这篇文章主要是因为看了 @桃花饼 太太的 理性讨论,喻文州明明单挑实力很可以为什么不上单人赛

  这篇文章其实写得挺好的,有文本意识,用原文片段作为论据支持自己的论点。但是可惜,个人情感代入过多。通俗点说,就是粉丝滤镜太厚。

  是的,我的观点与太太相反:喻文州并没有单挑的实力。相信不少人在翻了个大白眼后对我作出评价:废

整理旧物的时候发现了这个橡皮章。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五年前我妹送我的。我去年才刚入的坑,五年前还不知道全职。我妹也不知道,她那时是随便找了点东西来练手。
怎么说呢,缘分,妙不可言(。ì _ í。)

【叶黄】来生债

  • 一个混乱的小短篇。各种文风出没。没有背景设定。一个小短篇还要想故事背景真的太难为我了。

  • 有一小段叶神ooc严重。别怪我没提醒过你们啊。

  • 若识本心,即是解脱——《坛经》



1.

  “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哥们你这搭讪套路也太老了吧。还有你看清楚,我不是妹子。搭讪也要找到正确对象行不?”

  “总觉得你好像上辈子有欠我钱。”

  “………………”


2.

  他们上辈子确实见过。黄少天也确实欠叶修钱。...


【喻黄】豆渣饼

  • 这种小短篇就是写的时候爽,写完之后才发现已经离题千万里……

  • 大概就是退役之后的日常,和原著没有什么关系,和电竞也没什么关系……

  • 人物是虫爹的,ooc算我



1.

  黄少天是个很擅长给自己找乐子的人,哪怕只是待在家里,他也能让自己的生活精彩纷呈。打游戏,做家务,然后坚持不懈地干着冲击传统料理界的事业。


2.

  杯中的不明液体让喻文州觉得自己还没睡醒。看着这梦幻的紫色,喻文州也有点不淡定了:“少天,这真的是豆浆吗?”

  “红豆薏米豆浆,我是不是很有创意?是不是是不是”...

【喻黄】万水千山

  •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卡文卡得销魂

  • 让某人打了个酱油,只是纯粹觉得欺负他很好玩 ←这个坏人

  • 一发完结


1.

  伊犁河谷的草原虽不及内蒙草原的开阔大气,但多了些异域风光的味道。

  喻文州打算在这儿多待两天,多拍些照,回去在杂志里做一个伊犁河畔的专题。


2.

  喻文州被冬不拉的声音吸引去,在一群听阿肯弹唱的人中发现了黄少天。

  这便是他们的初遇了。

  其实哈萨克族人的外貌和汉族人没有太大区别,但喻文州还是一眼就...

【喻黄】庄周梦蝶(《雪印》番外)


  世事一场大梦


  映在窗帘上的阳光像一条河,时光暗涌,波光粼粼。

  喻文州感到脖颈处有某人呼吸的热气,一转身,便看到了熟睡的黄少天。

  喻文州有那么一瞬间,几乎认不出黄少天来。

  年轻的面孔,眉眼却那么熟悉。...

【喻黄】雪印(六)

  •  下章完结

  • 第一章☞ (1)  


 为了备战化学国赛,卢瀚文利用课外时间到喻文州家里一对一练题。

  虽然喻文州已经退休,但以一个教授的收入和积蓄来说,喻家真的太小了。一室一厅,一件多余的家具都没有。

  他们的课上到一半的时候,有人登门拜访,对方说自己是徐景熙的儿子,来送一幅画。

  那是一幅肖像,右下角龙飞凤舞地签着一个人的名字。

  “你爸爸为什么不自己来”

  “……他说他老了走不动。...

1 / 4

© 万言书 | Powered by LOFTER